是誰給習總的四菜一湯下毒

南週這一鍋滾沸的“南方的粥”,被蓋上鍋蓋,新聞界氣氛就像北京暗無天日的情景——十面“霾”伏。然而,媒體與“真理部”的博弈才開頭,後面故事少不了。南週與新京報的新年遭遇,見證了中宣部的醜陋,它正是給習李新政下毒的三聚氰胺。

在十八大中委選舉中得票最低的劉雲山,在胡溫一朝早已臭名昭著,“一坨屎”庹震就是劉安插到廣東的一條忠犬,自“一坨”到埠,寒蟬效應籠罩整個南方報系。問題是習李新政並非僅係“四菜一湯”,也要求改變作風與文風,七常委齊齊現身紀念憲法修改三十週年,矢言憲法的生命與權威在於實施。換言之過去沒有實施,現在要動真格的。孰料轉頭劉雲山和中宣部長劉奇葆卻把南週呼籲憲政的獻辭風波定性為“嚴重的意識形態鬥爭”、背後有“境外勢力”云云。這在毛、江、胡時代都是駕輕就熟的路數。殊不知天下已改元,習李斷斷不樂見由一場“鬥爭”給本朝新政剪彩,故而越過“真理部”的大劉二劉,把“鬥爭”之火給滅了,連構陷同行的《環球時報》也吃了癟。

大劉即“李長春二世”劉雲山,二劉即中宣部長劉奇葆,大家要記住此人來歷,二劉就是汶川地震時的四川省委書記,其政績令巴蜀成為豆腐渣工程博覽會,川震後死捂蓋子的種種欺瞞,導致譚作人坐牢,艾未未被變着法子治罪,都與二劉有關。由他來掌管中宣部,言路之堰塞可想而知。日前博客作家李承鵬雜文集出版,到成都開新書發布會,卻接禁制令,不准讀者提問,不准李承鵬說話,連“新年好,謝謝大家“的開場白也不行,不准介紹嘉賓流沙河、冉雲飛,當然更不准他們說話,嘉賓只能坐角落。於是現場氣氛壓抑,排隊讀者有的穿標語T恤有的帶“避言套”,卻都鴉雀無聲。如此荒謬的禁制令,儼然胡“維穩”還在當政,宛如周永康還在當執法委書記。

“境外勢力”之造句尤其可笑,毛時代用語叫“帝修反”,那時幾乎滿世界都是敵人;假想敵最少的是胡耀邦、趙紫陽時代;六四後“境外勢力”一詞興起,至今不衰。豈有不知,共產黨就是“境外勢力”扶植起來的,西方舶來的意識形態再加“共產國際”的盧布和軍火。及至中共坐天下五世其昌到今天,紅色豪門枝葉繁茂,誰家沒有“境外勢力”?

不管習李新政有多新,大劉二劉及“一坨屎”在給習李搗亂是明顯事實,他們強迫各家報紙轉載《環球時報》評論,遂使“環時”總編輯胡錫進挨了來自更上頭的耳光,不得不換了嘴臉,他在微博寫道:“你們(抗議者)也許是勇敢的人,但請你們等一等自己的祖國。”可嘆祖國自辛亥以來已等了一百年,其間有六十多年在中共治下,絕非祖國步履蹣跚,而是統治者不肯走上憲政之路,把自己置於憲法之下而已。習李倘有憲政之念,便有“境內勢力”出來下毒,要他們“等一等自己的祖國”,卻要問:誰是祖國?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說人話不易,做人事更難

南週風波愈演愈烈,“群體事件”居然鬧到媒體圈裡。中宣部力保“一坨X”庹部長,下令各家報紙必須轉載《環球時報》的評論《南方週末"致讀者"實在令人深思》,卻遭激烈反抗,蝴蝶效應逐級擴展,《新京報》員工集體拒登《環球時報》顛倒黑白的評論,劉雲山指示:必須登載!北京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到《新京報》坐鎮督陣,不轉載就封報封網。雙方僵持到凌晨,《新京報》社長當場提出辭職,接着他本人及報社同事的微博被封……現在網絡禁制中“新京報”成了比“南週”更敏感的字眼,這場野火蔓延之迅猛,幾近媒體“起義”!

姑且莫論事件的是非曲直,單論程序,代表黨意志的權力者實在太霸道,那份由黨官捉刀代筆的“被獻辭”,其間常識錯誤不忍卒讀。“南週”編輯部起來抗爭之後,廣東省宣傳部強迫南週交出微博帳號密碼後,再發出所謂“致讀者”微博,將篡改新年獻詞的屎盆子栽給南週編輯部自己。這等無恥行徑,卒將媒體人逼上梁山。

目下黨內強硬派已將這場新年風暴定性為“意識形態的嚴峻鬥爭”,並指有“境外勢力”介入。只是新華社、人民日報、央視三大中央喉舌媒體暫未表態,顯然在等習核心發話。習李當然不樂見本朝啟元從一場“鬥爭”開始,但再“柔性”處理,但黨統制媒體與言論,這逆鱗誰也碰不得,故而劉雲山、庹震們終歸立於不敗之地。

在這個體制裡,去假話去黨話委實太難。習近平自己就做不到,他前不久在新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十八大精神研討班”講話,幾朝的壜壜罐罐不得不背上身,原話是“全黨同志必須堅持以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毫不動搖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發展觀點,堅持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不必再錄了,這塊紅色裹腳布還將越來越長,假使習近平的“權為民所授”升級為某個理論,無論它怎麼命名,後輩都必須背熟,並不厭其煩地代代相傳。

從南週風波到習近平講話的造句,均可感知到同樣的話語危機,共產黨壟斷一切話語權,卻使自己深陷空洞、冗長、累贅、虛假和程式化的醬缸。就算《南週》原版新年獻詞比“一坨”部長好,但在筆者讀來仍掙脫不了話語危機,此乃政治專制、文化專制使然,其間關於憲政、限權、公民、個人權利、個人價值等訴求,不得不以曲筆塞進宏大空泛的話語中去,就這樣還被“真理部”逐一剔除,使之離黨話更近,離人話更遠。

專制在上,說人話不易,做人事更難。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解放區的天是晴朗的天?

正當釣魚島海域風急浪高之際,北京神聖的領空卻失陷了。抬望眼,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末世景象,已不須借助美國駐華使館的監測數據,任何人單憑肉眼就一目了然。其實此乃連年冬春之“中國特色”,只不過適逢天朝改元,關於解放區的天是否晴朗的天,老百姓在超厚口罩之外已不再戴上“避言套”了。

這次大半個北中國連日妖霧瀰天,按美國大使館公布的數據,PM2.5數值超越極限值,“爆表”到無法測定。此前北京也多次發生“爆表”級別的極劣空氣污染,荒誕的是每逢此際美國都被栽上“妖魔化中國”的罪名,從外交部發言人到喉舌官媒都罵聲雷動,諸如痛斥美國駐華使館對空氣測量加入“政治色彩”,“唯恐天下不亂”、“違反維也納外交公約”,直至去年六月,北京環保局還要求美國使館停止發布空氣數據,理由是不符合中國標準,“不嚴謹、不規範、不科學”。

美國使館在樓頂設立監測站,是為美國僑民、旅遊者及使館工作人員的提供健康資訊,公佈的數字從來不加“政治色彩”,美方對地主國的猛烈討伐也不置一詞,因為美使館并無義務為北京市民提供空氣質量報告,並無干涉內政之嫌,況且大氣污染是否一國“內政”,維也納外交公約也無界定。問題是北京市民都只認美使館的數據,哪怕憤青和五毛要查氣象,手機鎖定的就是美使館公佈欄。

美國《華爾街日報》倒有點干涉內政的意思,它曾撰文把中方對空氣污染的過敏反應稱為“中國的PM2.5戰爭”,該報警告“環境污染已成為中國經濟持續繁榮的最大危險。”這當然又被定性為不懷好意的妖魔化。

豈料習李新政啟元,便開始在全國七十四個城市監測和公佈空氣質量,並受到美國國務院讚揚,可見在這世界上做善事是有善報的,何況天朝過去最吝惜的就是對自己的人民做善事。如今一些老牌喉舌也在嘗試革除“官話”,新華網不再忌諱談這次“霾災”,並編輯登載若干網絡諷刺段子,諸如“霧以吸為貴”;“我在路邊等你,等着等着,天就黑了。我在帝都等你,等着等着,臉就黑了”;“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面前,卻看不見你”;“厚德載‘霧’,自強不‘吸’”……人民網還通過官方微博徵集民眾最反感的官話套話,名列前茅的是“高度重視”、“親自過問”、“現場指揮”和“有關部門”等辭藻。

中國能否走向憲政尚在未定之天,但中國人能減輕陰霾和官話黨話的窒息,已經是一樁新政功德。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出頭鳥不如縮頭龜

梁振英和一幫港官在瑪麗醫院如眾星捧月,簇擁着西環“特首”李剛,俯首帖耳聆聽李剛的訓示,此為梁振英的身份驗證。相比董建華、曾蔭權,他更為深諳黨文化和天朝官場遊戲規則,知道何時演自己的戲份,何時應該“我爸爸是李剛”。再推想,如果是到瑪麗醫院的是董、曾,中聯辦官員未必如此肆無忌憚地喧賓奪主,李剛的姿態下意識地洩露,在他眼裡梁振英是自己人,有組織關係在,就不存在僭越。

天朝是等級森嚴的官本位社會,像薄熙來這般強勢的藩鎮,一方百姓都是他的子民,辣手酷吏王立軍再受倚重,亦不外是他的家臣。再觀弱主胡錦濤,再平庸也是至高無上的主子。薄熙來自恃血統,持有丹書鐵契,三番四次挑戰總舵主的權威,胡隱忍許久,終須一舉將此強藩剪除。畢竟薄熙來顛覆的是黨文化的核心價值,是可忍孰不可忍。

薄少爺瓜瓜從美國回來,即電召王立軍來見他;谷開來殺了人,旋即坦然對王立軍吐露,皆因在他們眼裡,王立軍是首先是薄府忠僕,事無不可對其言。家奴叛主是罪無可赦的天條,故而谷開來庭審時一再指王立軍“陰險”,以發洩心頭之恨。王立軍當然不是好鳥,但他確有心為薄家抹平此事,他多留個心眼,無非以防萬一。那四個被判刑的重慶高級警官,其中二人均未按上峰密令銷毀罪證,亦絕非出於公心,都是留條後路而已。何謂黨性?服從上級才是黨性。

薄之敗亡,實在怨不得王立軍。薄熙來貌似強勢,卻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任大連市長居然連當遼寧省委常委都被杯葛;做了遼寧省長,連中共黨代會代表都沒選上,竟要中組部來斡旋疏通;轉任商業部長又一再頂撞頂頭上司吳儀,竟使吳儀寧願以“裸退”來阻止薄接她的副總理位置。此後薄被謫遷西南一隅,卻又搞出個各方側目的“重慶模式”……薄有今日,足見顛覆官場規則者終無好報。

滿朝諸公屁股都不乾淨,薄與王的同一部位也沾滿糞垢,但家臣被中紀委查老賬,薄熙來卻寡恩薄義,卒使王立軍把英國人命案拿出來要挾,薄一記耳光摑得何其愚蠢!且看江澤民死保大贓官賈慶林,卻嚴辦小贓官陳希同,那叫恩威並施。江保賈也等於保了自己,這道理薄熙來就不懂。

趙紫陽倘若不忤逆鄧小平,鄧老爺子是非讓他當總書記不可的,甚麼陳雲、李先念、薄一波都擋不了道。趙順利接班的話,全黨一樣團結在趙核心周圍,衷心擁護“和平演變”,中國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四朝興替,最會做縮頭龜的是胡錦濤。如今試看是他強還是盛氣凌人的薄熙來強?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不查是人模,一查是狗樣

薄熙來洗淨臀部準備坐大牢了,“人模狗樣”四字頗為形象,天朝官場貪腐為著名世界風景,官越高錢囊越肥,不查個個都是人模,一查個個都是狗樣。人模狗樣另一層意思是裝得道貌岸然,薄熙來堪作樣板,他的重慶子民對青天大老爺的語錄記憶猶新——“廉潔是一種幸福,不貪不佔,遍體輕鬆,心地坦然,辦事踏實。做清官是大智慧,這方面各級領導幹部要切實負起責任,既要把自己管好,也要把所轄範圍的幹部管好,這既是責任,也是能力。嚴是愛,鬆是害,我們特別強調黨風廉政建設,既是為保持黨的純潔性,也是出於對廣大幹部的愛護,以免有些人放鬆警惕,鑄成大錯,悔恨終生。”這段話如今聽來儼然單口相聲。

薄熙來除卻血統優越感,更兼性格飛揚跋扈,攬權斂財漁色胃口都大。按說到了政治局委員級別,已無須親歷親為,自有人輸送利益,頂多讓親眷去“三個代表”,這回中央公佈薄的罪狀,點出他親自和通過家人收受巨額賄賂。這當然屬實,他不這樣幹就不是薄熙來。便再引薄在今春兩會的名句:“說我兒子開紅色法拉利,完全是無稽之談,我夫人開來二十年前就是個很成功的律師,但她擔心有人造謠生事,早早就關掉了紅紅火火的律師事務所。多年來就是看看書,搞些藝術,做做家務,默默陪伴着我,對她做出的犧牲我十分感動,也很歉疚。”何謂人模狗樣,這段話就是標準註腳。

薄案審查結論最抓人眼球的是“與多個女性發生和保持不正當性關係”,這在中紀委的文牘語言中很少見,幾近於細節描寫。足見胡溫對薄熙來的忌憚遠甚於陳希同、陳良宇,二陳獲罪實質都是對抗中央,但與中央並無路線分歧,薄卻是有政治理念,在黨內軍內有人脈,在社會上有一定群眾基礎,所以必須從道德上摧毀他。鑑於薄熙來品味高,那些妃嬪不是絕色就是名媛,坊間對權色淫亂的關注度將大於貪腐數額,可以推想,中央無意撲滅謠言,某種程度上更會縱容此類坊間流言。

說到底,這是一場政治權力角斗,溫家寶兩會上對薄案表態,以及近日新華社評論文章都是如此立論,審查結論中卻被小心抹去,薄案被刑事化和道德化,還留下致命線索,稱薄還有其他“犯罪嫌疑”。沒人懷疑這不是事實,薄熙來是個狠角色,幹壞事更肆無忌憚,問題在於究竟讓老百姓知幾多?太少對薄殺傷力不足,太多了對黨殺傷力太猛。不管如何,薄熙來及其顯赫家族就像《紅樓夢》裡的賈府,從此敗亡了。

薄的命運再度警醒中共官場,永遠莫忤逆至高權力,還是裝孫子最安全。就像南丫島撞船慘劇,中聯辦李剛儼然以特首派頭指點江山,而梁振英卻龜缩一邊裝孫子,這才是為官之道。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一記耳光摑醒屁民

中國人要面子,故而打人酷愛打臉,惟此才讓對方最大限度地丟臉。如要乞憐認罪,自摑耳光亦為一種嚴重的自我懲罰。然而近幾日,一記清脆響亮的耳光迴盪全中國,原來凡被官府斥為“謠言”者,大都是真的,薄熙來真的摑了家臣王立軍耳光,薄的凌厲霸氣盡顯其中!

 

市委書記摑公安局長,和布衣屁民有關係麼?有。此次反日潮有上街暴走族舉起老毛靈幡,被一位八旬老者挺身直斥其非,卻見著名毛左、北京航空大學副教授韓德強殺出來,怒摑老人耳光。事後韓教授非但坦誠打人,還洋洋自得。須知一眾毛糞左棍自薄倒台後噤若寒蟬,滯運得很,趁此番反日上街暴走暴喊,更打出“釣魚島是中國的,薄熙來是人民”的標語,以抒一腔忠憤,很不幸,那位八旬老者便成了祭牲。

 

薄摑王耳光,是主子抽奴僕;韓教授摑老者,是狗咬人。前者揭示了國家體制的實質,國家也者,豈止是黨所擁有的物權,更是“共和國長子”的私產。這一金句出自前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之口,他是源天津市委書記、中共政法委副書記的兒子,所以撂下硬話:“作為共和國的長子,我們不壟斷誰壟斷?”李鵬之女也說過近似的話,她稱經濟命脈掌握在紅二代手裡,是國家安全的必須。

 

整個國家是他們的府庫,權力更不在話下。薄熙來將王立軍視為忠犬,摑耳光正是主僕關係的寫照。《紅樓夢》裡的焦大是資深忠僕,喝多了兩杯,抖落出賈府醜事,於是被暴抽耳光還要塞滿嘴馬糞。阿Q被趙太爺狠摑嘴巴,又挨過準主子趙秀才的竹槓和錢家“假洋鬼子”文明棍的痛打,因為他是蟲豸一般的屁民。要是焦大酒醒,只要撞見阿Q定當照打不誤,打完塞馬糞還不解氣,非要灌人糞不可!韓德強教授就是焦大,他再不得志也是王府裡的奴才,相比“你們算個屁”的賤民,他有精神優越感。

 

王立軍是典型的酷吏加悍僕,他有親自提審嫌犯的癖好,想必沒少摑人耳光,但挨了主子耳光,卻只能對法官說:“我的上級是中央政治局委員,我能怎麼辦?”其實政治局委員也有被抽被塞馬糞的,陳希同、陳良宇已屬權力金字塔上端的人,卻因頂端尚有主子,稍有不敬還是被當焦大給辦了。

 

薄熙來略有不同,他血統高貴,本身就是王府世子,摑起焦大來毫不手軟,但《紅樓夢》裡的寧國府、榮國府在險惡的政治風濤中一樣被抄家,薄熙來“共和國長子”的霸氣,只好留着自摑耳光了,或者留一把力氣,在將來監視居住的別館裡接着抽雜勤人員的耳光。

 

總之,薄熙來那一記耳光摑醒了天下屁民,堂堂“人民共和國”就是這樣行使權力的。來世投胎,你願意做焦大做阿Q,還是做一個不仰權貴鼻息的公民?如此去想,中國就非變不可了。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從紅衙內之死看反洗腦

香港政务司长林鄭月娥“百分百不是洗腦”,中聯辦郝部長“必要的洗腦是一種國際慣例”,均為金句。然而不管是不是洗腦,都洗不下去了。如果“傑出青年”薄瓜瓜這位超級模特的反面教育還不夠,那麼另一個“超模”,大內總管、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之子,更是“團結進步無私的執政集團”的註冊標籤。

令公子是北大學生,今春於北京四環路開着法拉利跑車肇禍,當場身死,車上兩女子一死一傷。一宗車禍竟見全城戒備,軍車與武警穿梭巡邏。時值薄王案初發,京城風聲鶴唳,網上一度瘋傳北京“政變”。現已知車上兩女子系中央民族大學的藏族與維族學生,死時一全裸一半裸,而令公子則半裸。

唐代名畫《虢國夫人遊春圖》,逼真描繪楊貴妃三姐虢國夫人出遊的豪華場面。而令公子春遊圖則不遑多讓,香車寶馬,而且美妾“五族共和”。試問令計劃的公務員薪酬如何買得起法拉利?關於這點,薄瓜瓜已慨然作答,那是來自獎學金和母親的收入。權貴豪門凡是被質疑收支不符時,他們都很“團結”;有權在手,他們怎可能不先富起來呢?於是他們很“進步”;大央企中石化原董事長陳同海受賄二億,其父是前天津市委書記、中央政法委書記,陳同海任董事長時,每日揮霍四萬公款作個人用度,他的名言是“作為共和國長子,我們不壟斷誰壟斷?”國家就是他們的,無公私之分,於是他們很“無私”。

美國臨近總統大選,正進入“政黨惡鬥”高潮,於是“人民當災”。中共薄王案未了,令計劃又遭貶抑,離開中辦主任要津,去當統戰部長,這不叫“惡鬥”,反而證明共產黨是如何公正嚴明,人民自然不會“當災”。不過統戰部正管香港事務,港人會不會“當災”?林鄭一定會說“百分百不會”!

中聯辦郝部長喜歡講“國際慣例”,不妨給他洗洗腦,美國小學至高中義務教育,法律禁止公立學校用納稅人的錢進行政治思想和宗教灌輸。美國公民教育包含愛國教育,但人權法治高於國家利益;美國人的公民意識是“我熱愛我的國家,但警惕我的政府”( I love my country, but I fear my government)。公民挑剔政府和批評其政策,便是愛國。學校裡的公民教育考題“美國的法治精神如何體現?”學生如答:“公民要守法”則要扣分,正確答案是:政府要守法。

香港原本有公民教育,如今實行“必要的洗腦”,下一代日漸被“國民化”,直到他們覺得薄瓜瓜、令公子之流不是“惡少”,反國民教育的學民才是“惡少”,洗腦便大功告成了。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