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眼底風濤

杂文随感

比起中國人,你們夠幸福了

標題這句話不是筆者編的,是日前癌症辭世的委內瑞拉強人總統查韋斯的金句,他是對委國民眾抱怨稅賦過重時的回應,查韋斯自稱是毛的學生,中國是他的“兄長”,他“永遠是中國的朋友”。此公多次訪華,似乎留下某些直觀印象,故而對本國百姓脫口而出:“比起中國人,你們夠幸福了!”

無論查韋斯有何印象,都不如中國人對自己生存狀態更為清楚。當下兩會最具標誌性的新聞圖片,不是毛新宇將軍的雄姿,而是姚明抵埠北京剛出航空港仰望蒼天緊鎖眉頭。宛如末世景象的滾滾霧霾,恰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最佳見證。胡溫十年固然罪大莫焉,卻不全這一朝之過,環境破壞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段才能把國家糟蹋成這個樣子。

歷史學家余英時先生回憶他在中共建政後僅到過大陸一次,那是一九七八年美國科學院的漢代考察團,他們到蘭州時,當地領導安排參觀化工廠,這和漢代歷史毫無關係,但時值文革後打開國門之初,代表團為顧全東道主的面子而從命,蘭州四面環山,污染已甚重,但其時中共官員沒有環保概念,當代表團中的美國學者委婉表示,化工廠是“偉大”,但空氣污染對中國人的健康恐怕不利。地方領導的回應令余英時先生至今難忘,此官員說:“我們現在顧不得,先要工業化,先要現代化,完成現代化以後,我們才能考慮所謂污染的問題。”

由此可見,強國夢復興夢是治國要務,也是三十多年來一而貫之的理念。及至後六四這廿餘年更是竭澤而漁追逐“雞的屁”,從胡溫有意糾偏的“科學發展觀”轉為變本加厲的GDP崇拜,真是莫大諷刺。卻要點出,強國復興固然是要務,但維持一黨專政才是壓倒一切的重中之重,故此對環境破壞的怨聲都被最大限度地消音和“維穩”,這才有中國環保部和天朝外交部對美國駐華使館關於空氣檢測的罵戰。

美國紐約的污染指數只有19,兩年前美國駐華使館檢測的數據是500,已經“爆表”,今春北京的霾災居然到了800!所不同者,習李新政允許民眾議論霧霾,並改而用美國歐盟和亞洲日韓等國的同一標準。這次兩會上中科院院士姚檀棟當面對習近平引用網民的歌謠《沁園春》:“北京風光,千里霧霾,萬里塵飄……空氣如此糟糕,引無數美女戴口罩。”習近平報以一笑。

然而,近十幾年來追逐GDP的企業把地下水抽空,再向廢棄的深井排放工業污水,這比霾災之害嚴重百倍。有決心治霧霾,十年不行,廿年總有成效。當下中國多數城市地下水質是“差”和“極差”,這治理起來難於上青天。更別提現在被宣布為“國家機密”的全國土壤污染,土壤和地下水如何治理,真是無解!

“比起中國人,你們夠幸福了” 委內瑞拉強人查韋斯這句話,實係至理名言。

Advertisements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猛藥治標,無藥治本

習近平在檯面說的都很動聽,如“蒼蠅老虎一起打”,“把權力關進籠子”,“共產黨應該容忍尖銳批評”等等。不好聽的是“新南巡”內部講話,筆者對這份流傳很廣的東西一直未加評論,因為如果它是真的,我已無話可說,只好等着他的清華導師孫立平關於“革命”的預言應驗了。

把好話醜話先擱在一邊,習近平真正做得有點動響的就是反貪。據悉中紀委已發文件乃至直接派錦衣衛進駐三十二個出境口岸,和公安、武警一起坐鎮,嚴防有重大嫌疑的四千多個貪官污吏出逃,也確實有一批省部級以下的貪官應弦落馬,民間反應亦頗為熱烈。

都知道整治貪污和“把權力關進籠子”的惟一良方是民主憲政,但習近平不會也不能取此途,他的“中華民族復興”夢想,要救國也要救黨,連特色社會主義這個體制也一起救。別以為習近平是庸才,至少他比庸君胡錦濤強十倍,他對目下的國情民情相當了解。儘管連《環球時報》民調都顯示六成三的受訪者希望中國實行西方式民主(這一民調結果只在該報英文網站公佈,中文版並不登載),但同時很多不同的民調都顯示,民眾最關切的焦點問題是貪污,其次是社會不公,至於對民主的關切還排在環境污染之後。

換言之,多數中國人知道民主是個好東西,但覺得那東西遠水救不了近火,有明君清官出來反貪,定然彩聲滿堂,頓時覺得日子舒心多了。還是魯迅那句“我們極容易變成奴隸,而且變了之後,還萬分喜歡”,因為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總比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為好。

有德國學者問原《南方都市報》的長平,為何最近密集爆出權貴聚斂天文數字的財富,還激不起社會抗議浪潮?長平的回答很客觀實在——第一,大多數中國人看不到這些信息;第二,看到的人有很多都相信那是西方陰謀;第三,即使相信這是事實,也覺得不值得大驚小怪,世界本來就沒有公平可言;第四,即使覺得不平也認命,只怨自己沒有生在權貴之家;第五,想法和權貴勾結,爭取成為其中一員;第六,當然有部分現代公民為公平正義而抗爭;第七,當局在前五種人中煽動和收買一些奴才,就足以對付第六種人。

我認為這確系中國冷峻的現實,哪怕習近平知道民主是個好東西,他也不願意為了好東西而給黨國體制掘墳,況且他並無這樣做的迫切性,只要反貪禁奢糜,老百姓就皆大歡喜,黨就得救了。至於救得了黨卻救不了國,這一讖緯預言要到將來才會應驗,於是少安毋躁,不妨一起透支未來,等革命真來了再說吧。

倒是王岐山真有點眼光,他推薦圈內人讀法國歷史學家寫的《舊制度與大革命》,正是危機意識使然。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三仙姑——常艷、紅霞、愛愛

江蘇衛視春晚據說比央視好,我都沒看,倒是看了趙雅芝、葉童、陳美琪的江蘇衛視春晚視頻,三位當年飾演《新白娘子傳奇》的白娘子、許仙、小青。這套戲我沒看過,故而這一幕的煽情感染力也大打折扣。不過蛇年另有三位仙姑卻紅遍海內外,她們正是常艷、趙紅霞、龔愛愛。

其中“人肉炸彈”趙紅霞最富傳奇性,一人睡翻十餘廳級幹部,還有五六個更高位者尚未曝光。其次陝西神木縣微末小吏“房姐”龔愛愛本事最大,她不須和人上床,只買通幾個戶籍警察,就擁有多個戶口簿,包括北京戶口,更坐擁價值十億房產。

三仙姑中功力最遜者當數博士後少婦常艷,她從山西報讀中央編譯局博士,希望留下來工作並取得北京戶口,於是向中央編譯局的衣俊卿局長十七次奉獻肉體,還要進貢七萬元。常艷寫下紀實回憶,導致副部級的衣局長丟官。常艷之文平白實在,雖記下每次開房的時間地點,卻不渲染情色細節,只有一處,衣局長贊嘆:“你身材真好!”而常艷卻覺得自己“叫得有些誇張,但並沒有感覺彼此十分合拍”。

文中另有些筆墨饒有意味,幽會時常艷提起自己老公是幹部家庭出身,上輩和趙紫陽是老關係。衣局長只答:“政治很複雜。” 常艷說自己不懂政治,衣告誡:“不懂就遠離!”某次提到薄王案,衣局長瞪着她惡狠狠道:“你妨礙到我了,我就肯定不會手軟!”這令常艷不寒而栗。某次衣局長說自己原本要當中宣部副部長,沒提上去只因少一個替他說話的政治局常委,“下一步,就看(劉)雲山進常委的話,就好辦些。他比較了解我。”衣又說“習和李源潮對我的印象還挺好!”常艷某次提到俞可平副局長,衣俊卿答曰:“俞可平的所謂改革是治標不治本的。”

俞可平即寫《民主是個好東西》那一位,衣局長寫過甚麼?何為“治本”?他在《光明日報》發表了《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增強理論自覺、理論自信》,據衣說“李源潮、劉雲山看了也很高興,這是給他們的觀點做論證啊!” 這篇宏文很冗長,核心只有一段“馬克思主義這一以人類解放為己任,具有改變世界、變革現實的先進理論,就成為中國共產黨矢志不移的歷史性選擇。這種清醒的理論自覺和理論自信由此成 為我們黨的鮮明特征和力量源泉。”就這段也累贅得很,卻正是“治本”定海神針。

不懂政治的常艷還以為中央編譯局是研究馬列主義的理論機構,她自報選題是研究恩格斯,孰料中央編譯局原係為當政者編織和提供思想理論根據的翰林院。正因為不懂政治,她才會寫這類紀實文字,卒令衣局長前程盡毀。筆者有感賦詩——

俊卿應自配嬌娥,

華蓋龍紋織玉梭。

一解紅衣無寸縷,

依然寶燭奉銅駝。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拼爹坑爹和封妻蔭子

李小鵬從代省長扶正為省長之際,正是習近平發誓“封建社會那種封妻蔭子、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腐敗之道,決不允許在黨內滋生蔓延”之時。習近平自己畢竟經過秘而不宣的黨內小圈子選舉,況且立為儲君時其父習仲勳早已去世。卻要問,李小鵬前兩年當山西副省長,經過甚麼程序?那一紙委任狀是怎麼來的?

從“我爸是李剛”開始就誕生一個流行詞:“拼爹”。郭美美、盧星宇、薄瓜瓜,來頭一個比一個大。不過薄瓜瓜現已淪落到乞求美國政府人身保護,看來還是李小鵬上盤(不是下盤)夠硬,代了一陣省長,儘管期間山西事故頻頻,他還是風風光光地扶正了。

只不過習李上台總要立威,那些上盤不穩的就要小心了。日前山西公安廳副廳長暨太原市公安局長李亞力被革職,又多出個流行詞叫“坑爹”,李亞力的兒子醉駕還打罵交警,憑一句“我爸是李XX”令對方諾諾而退。事後當爹的下令刪除這起事件的執法記錄,卻被網民抖落出來,卒被省紀委和監察廳調查處理,遂被網民調侃“老子是兒子的通行證,兒子是老子的墓誌銘”。

此案起初定為濫用職權之“瀆職錯誤”,孰料揭開蓋子就臭不可聞,李亞力和兒子搭檔買官鬻爵,從警察那份皇糧到派出所所長的肥缺,父子倆一年就賣出百次之多,其中派出所所長的“優惠價”高達一百萬元。由此可見,買個所長來當,必得在一年半載內番上加番撈回來才值,如此百姓焉得不苦?

李衙內醉駕陰溝翻船,把爹給坑了。說到底還是老爹根底不紮實。另一李家就不同了,李小琳被網民評為十大“人品最差”者之一,山西在李小鵬治內隧道塌方死人及化學毒液洩漏均瞞報,李家次子李小勇早就身涉期貨交易欺詐而避禍海外,這一窩金枝玉葉“坑爹”了嗎?沒有。前雲南省委書記、前水電部副部長高嚴為李鵬親信,後任國家電力公司黨組書記兼總經理,此人早在十年前便捲款外逃,而他的副手正是李小鵬,案發後李家卻毫髮不損。李小琳稱:經濟命脈掌握在紅二代手裡是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然而從電力能源到煤炭基地都把持在一個顯赫家族手裡,這樣國家真的安全嗎?

當下熱爆網絡是兩個奇女子,一是“英勇捐軀”睡翻了十多名廳級高官的趙紅霞,二是“房姐”龔愛愛,她在北京擁有四十一套房產,面積共一萬平方米。她們的震撼力難以形容,但和李家相比,只是小蒼蠅而已。卻要看看,習近平打老虎真敢捋李家的虎鬚嗎?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全民戒毒,自強不吸

中國十七省市遭受最重霾災,到處瘴氣滾滾,妖霧瀰天,連東鄰日本都停止學生戶外體育課了。目下北京人口頭禪是“自強不吸”,莫以為這是戒毒勵志金句,它竟成了“新北京精神”,原話為:自強不“吸”,厚德載“霧”,“霾”頭苦幹,再創“灰黃”。

值得表揚一下,中國環保局終於肯採用美國大使館同一監測標準PM2.5數值,並在橙色警告之上增添了紅色警告,這可是“情為民所繫”的胡溫一屆不屑去做的事。過去中方標準為PM10,所以每逢美國駐華使館公佈空氣重度污染數據,北京環保局都只測出“輕微污染”。而PM2.5標準美國自一九九七年就採用,即測量空氣中直徑小於二點五毫米的細微顆粒,它可在大氣中停留更長,傳播距離更遠,毒害性更大。歐州北美及日本、韓國、印度、泰國等國均用同一標準。如今中國總算“和國際接軌”,此前官媒及外交部發言人怒罵美使館,指其公佈污染數據係“加入政治色彩”及違反《維也納外交國際公約》,這都一風吹不再提了。

說到天朝外交部發言人,不由得想起那位最“給力”最“雷人”的姜瑜女士,一句“法律不是擋箭牌”,足以流傳百世,哪怕在中共一黨統治結束之後,也是歷史教科書上可圈可點的一筆,而且授課時還會將此句的出處講得更清楚,當時是外國記者提問採訪受到阻擾恐嚇,姜瑜要求對方遵守外媒在華採訪的法律,記住,此時她是講法律的;接着被問到外國記者被警察和國保毆打,這違反了中國自己的法律,姜瑜擲地有聲答曰:問題實質是有些人有些勢力想“搞亂中國”,所以“法律不是擋箭牌!”

須知法律是文明國家所有公民的擋箭牌,倘無法律,政府便會濫用權力;為官可肆意貪墨;警察可殘民自逞;公民的財產物業可以被任意剝奪;軍隊可以槍炮坦克屠殺人民。然而在中共治下,以上諸種犯罪行為,即便有了法律也可以照做不誤,因為只要搬出“搞亂中國”的天條,法律就不是擋箭牌。所謂搞亂中國,實指危及共產黨的專制統治。

然而習李一朝矢言“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在於實施”,儘管江澤民也說過“依法治國”,胡錦濤講過“依憲治國”,看去習李的架勢似乎更有形有款,起碼重慶警察跨省“調查”淫照門爆料人,主角朱瑞峰硬是不開門,僵持到翌晨才由律師陪同到警局談話。可記得艾未未在成都也試過將無搜查證的警察拒之門外,結果被破門而入將艾未未打成內顱出血。

當下習朝正要造勢反腐,故而法律還可當朱某人的擋箭牌。不知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的劉霞何時用得上這面擋箭牌?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關籠打虎和打蒼蠅

習近平在中紀委會議上矢言:“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反腐要“老虎、蒼蠅一起打”,僅這個把月之間計有五十名貪官落馬,於是諸多貪官紛紛轉移財產和乾脆外逃,看去這場反腐風暴頗具聲勢。

習李新政做了實事就應褒揚,這個體制與世界文明主流相悖之處就該抨擊,把權力關進制度籠子,這是現代憲政的基準,然而習近平所言並非把中共壟斷的公權力關進籠子,而是單指制約貪腐,“形成不敢腐的懲戒機制,不能腐的防範機制,不易腐的保障機制”。至於政治專制則毫不動搖,故而藝人伊能靜憑幾條微博就被“請喝茶”,電視台奉命暫停她的節目;博客作家李承鵬與網友懇談會被強行取消;海外異議人士王軍濤欲奔父喪而被拒,其父還是中共將領,王軍濤和李克強並非泛泛之交,習李上台,王還寫過不止一篇文章稱讚李克強。然而事關黨國大忌,人道主義便要關進籠子。

說到權力不受制約,網上有形象概括:“要拆你時只需一夜;要漲價時只需一天;要加稅時只需幾個月;要禁吃魚翅卻需三年;要公示官員財產,幾十年都做不到。”“權力不是民選怎麼為民?靠道德,笑話;權力不受約束怎會不欺民?靠品德,屁話;權力不受監督怎會不貪?靠人格,空話;權力不能問責怎會負責,靠人品,鬼話;權力不許反抗怎會不獨裁,靠明君,愚昧”。還有這個段子,連專制及其衍生的謊言都一鍋燴:“在我短短一生中,百年一遇的洪水見過十次,五百年一遇的海嘯見過兩次,千年一遇的地震見過兩次,惟獨五年一遇的大選一次也未過。”

沒人否認習近平履新之後做了幾件實事,但更多的是難以兌現的許諾,除了“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還有“從嚴治警,堅決反對執法不公、司法腐敗”,“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卻不知沒有憲政怎麼把權力關進籠子?沒有多黨監督,不敢腐、不能腐、不易腐的機制從何而來?沒有司法獨立,人民如何感受到公平正義?

別忘記江澤民在中共十五大就提出“依法治國”,朱鎔基聲稱“準備一百口棺材給貪官”;也別忘記胡溫上台在“依法治國”之外還加上“依憲治國”,結果是貪腐益盛,維穩益烈,竟演變為孫立平教授所言的“逐級授權作惡”!

修改定稿已三十年的憲法儘管多有瑕疵,卻從來就未真正實行過,故此第五代七常委才有“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的說辭。沒有人指望習近平一年半載之間就落實憲政,但他能向前走多遠,這對未來中國命運將有莫大影響。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是誰給習總的四菜一湯下毒

南週這一鍋滾沸的“南方的粥”,被蓋上鍋蓋,新聞界氣氛就像北京暗無天日的情景——十面“霾”伏。然而,媒體與“真理部”的博弈才開頭,後面故事少不了。南週與新京報的新年遭遇,見證了中宣部的醜陋,它正是給習李新政下毒的三聚氰胺。

在十八大中委選舉中得票最低的劉雲山,在胡溫一朝早已臭名昭著,“一坨屎”庹震就是劉安插到廣東的一條忠犬,自“一坨”到埠,寒蟬效應籠罩整個南方報系。問題是習李新政並非僅係“四菜一湯”,也要求改變作風與文風,七常委齊齊現身紀念憲法修改三十週年,矢言憲法的生命與權威在於實施。換言之過去沒有實施,現在要動真格的。孰料轉頭劉雲山和中宣部長劉奇葆卻把南週呼籲憲政的獻辭風波定性為“嚴重的意識形態鬥爭”、背後有“境外勢力”云云。這在毛、江、胡時代都是駕輕就熟的路數。殊不知天下已改元,習李斷斷不樂見由一場“鬥爭”給本朝新政剪彩,故而越過“真理部”的大劉二劉,把“鬥爭”之火給滅了,連構陷同行的《環球時報》也吃了癟。

大劉即“李長春二世”劉雲山,二劉即中宣部長劉奇葆,大家要記住此人來歷,二劉就是汶川地震時的四川省委書記,其政績令巴蜀成為豆腐渣工程博覽會,川震後死捂蓋子的種種欺瞞,導致譚作人坐牢,艾未未被變着法子治罪,都與二劉有關。由他來掌管中宣部,言路之堰塞可想而知。日前博客作家李承鵬雜文集出版,到成都開新書發布會,卻接禁制令,不准讀者提問,不准李承鵬說話,連“新年好,謝謝大家“的開場白也不行,不准介紹嘉賓流沙河、冉雲飛,當然更不准他們說話,嘉賓只能坐角落。於是現場氣氛壓抑,排隊讀者有的穿標語T恤有的帶“避言套”,卻都鴉雀無聲。如此荒謬的禁制令,儼然胡“維穩”還在當政,宛如周永康還在當執法委書記。

“境外勢力”之造句尤其可笑,毛時代用語叫“帝修反”,那時幾乎滿世界都是敵人;假想敵最少的是胡耀邦、趙紫陽時代;六四後“境外勢力”一詞興起,至今不衰。豈有不知,共產黨就是“境外勢力”扶植起來的,西方舶來的意識形態再加“共產國際”的盧布和軍火。及至中共坐天下五世其昌到今天,紅色豪門枝葉繁茂,誰家沒有“境外勢力”?

不管習李新政有多新,大劉二劉及“一坨屎”在給習李搗亂是明顯事實,他們強迫各家報紙轉載《環球時報》評論,遂使“環時”總編輯胡錫進挨了來自更上頭的耳光,不得不換了嘴臉,他在微博寫道:“你們(抗議者)也許是勇敢的人,但請你們等一等自己的祖國。”可嘆祖國自辛亥以來已等了一百年,其間有六十多年在中共治下,絕非祖國步履蹣跚,而是統治者不肯走上憲政之路,把自己置於憲法之下而已。習李倘有憲政之念,便有“境內勢力”出來下毒,要他們“等一等自己的祖國”,卻要問:誰是祖國?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