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一觞一咏

诗歌创作

後紅歌(五首)

 

其一

何勞鴆藥解香囊,寧有種乎思鬩牆。

難劃鴻溝分楚漢,翻愁京兆折關張。

黃梁炊祀龍蛇穴,赤幟船橫鷸蚌場。

萁豆泣餘成一釜,料無行館賜降王。

其二

織蓆玄孫世子衙,弓蛇舞入雨前茶。

紅樓卷佚謄新補,白帝城沉感舊嗟。

歌疊歌殘遺八陣,漢興漢滅繫三巴。

平藩劍履忌擒縱,旋向旗林驅噪鴉。

其三

遼東虎翼劍橫磨,唱打功虧僅剎那。

鏡裡頭輕誰叩甕,風中竹裂恍聞歌。

射書夷館天將暮,刎頸家臣古未多。

五丈原南烽燧靜,王師今夜已憑河。

其四

鸞閣羊車久不巡,霞帔命婦宴龍津。

輕拈番木三錢散,厚報胡兒一夜恩。

曾日正中花息影,值春才半玉黥紋。

虞歌聲外風雲隔,夢絮啼痕俱在巾。

註:番木即番木鱉,毒藥。

其五

門雜韓仇與楚仇,麻鞋珠履竟同舟。

民先寡日醒莊夢,蜀後治年存杞憂。

擁立終嘗文字獄,鼓吹多為稻粱謀。

誰聞死士漆身去,悵聽紅謳散碧流。

——寫於2012年春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讀余英時先生為汪精衛《雙照樓詩詞藁》箋釋本序

 

死士堪憐未死時,百年猶誦引刀詞。

原來題柱足青史,何必負囊棲別枝。

浪過崖山祠孰在,羊迷魏邑路多歧。

最哀雙照樓頭月,不向東南半壁移。

(寫於2012年初夏)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又見春夏

題襟

無覓紅牆賦此宵,白蛇初斷澤生潮。

城春圍與天軍獵,酒熟埋留禁火澆。

烏繞樹時人駐馬,丹成灰後鹿眠蕉。

孤篷自載題襟句,過遍長橋又短橋。

註:禁火,即寒食。“鹿眠蕉”典出“覆鹿尋蕉”,喻將真事疑為夢幻。

入夏

歲歲鵑啼青杏初,幾家疑塚沒平蕪。

盛朝終信國無史,楚炬尚容秦有書。

莫借榆錢推讖緯,還將鐮斧合兵符。

一聲聲雨新雷後,盡濕遷人眉與鬚。

(寫於2012年春)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輓方勵之先生

 

孝孺書檄曾誅族,一葉旋來嵌祖冠。

盜火手因燎後黑,照人肝向磧邊丹。

漸無涕泗酬斯土,似有芒星位左間。

又是春深雷隱約,觀天乳目復登壇。

 

註:明朝方孝孺,浙江海寧人。《山海經》記刑天“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

(寫於2012年春)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詩札

致余英時先生

——余先生見贈詩札,讀後有感

三千歲短覓餘子,八十年長秉一燈。

剖玉至難苔外剔,尋龍終憾甕中騰。

饒知漢祚合如此,偏向坑灰究可曾。

嗟我士魂成琥珀,祗藏竹幕更深層。

(龍年春寫於赴香港途中。)

致董橋先生

——讀余英時先生詩札《題董橋七十》,憶五年前董橋先生贈書。

弱水微茫入此瓢,書叢墨海亦漁樵。

真疑悟道七旬久,或曰開宗一箭遙。

銅雀台荒才獻賦,廣陵散絕不聞韶。

誰家畫壁旗亭唱,原是鄰人讀董橋。

(龍年春寫於香港返美途中。)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人物肖像

其一
薊燕龍戰卜難明,忽報陳橋驛帝星;
奪嗣始憐逢國老,扶靈幸不履春冰;
斯墻圮矣飛鴉在,此脈存乎後漢興;
最是承平傳璽日,問何人得廢其名 。
其二
五十萬餘罹劫身,星城枯木獨逢春;
負棺元輔許安國,刺舌誰人論過秦;
五色石成天漸裂,千緡貫朽利先分;
歌吟欲度胡弦外,忍向江河水底聞。
其三
漫云弱主不知兵,雪域風高草葉腥;
一指龍城橫紫霧,盡凋花萼與青萍;
民思變日宜封步,倉稟實時易守成;
又是十年駒過隙,漁翁釣老舊灘聲。
其四
畫龍容易見龍難,龍現堂東俱喪顏;
俄有鼎臣知屋漏,久無親貴念民艱;
三朝紫閣肱三折,一席溫言淚一彈;
歲歲井田頻過虎,即今騎虎配金鞍。
其五
勳侯有德未居之,雛鳳岐山飲啄時;
道觀桃根鐫代謝,荊人璞玉獻逶迤;
紅綾報縛衢中兔,白羽恆穿節外枝;
況未與民更始日,乃翁當愧百年遲。
其六
西狩者誰卓不群,烏衣巷陌紫衣人;
神京遠後疏朝聖,呂枕涼餘起鼓盆;
自此陽春無白雪,於今下里遍紅巾;
伏麟未信江干老,畫餅分糕謂賑貧。
註:老宰輔歸隱後寄情於胡琴。星城為長沙別稱。呂枕典出唐人《枕中記》之黃粱一夢。鼓盆典出莊子鼓盆而歌。
(寫於2011年晚秋)
简体版
人物肖像
其一
蓟燕龙战卜难明,忽报陈桥驿帝星;
夺嗣始怜逢国老,扶灵幸不履春冰;
斯墙圮矣飞鸦在,此脉存乎后汉兴;
最是承平传玺日,问何人得废其名 。
其二
五十万余罹劫身,星城枯木独逢春;
负棺元辅许安国,刺舌谁人论过秦;
五色石成天渐裂,千缗贯朽利先分;
歌吟欲度胡弦外,忍向江河水底闻。
其三
漫云弱主不知兵,雪域风高草叶腥;
一指龙城横紫雾,尽凋花萼与青萍;
民思变日宜封步,仓禀实时易守成;
又是十年驹过隙,渔翁钓老旧滩声。
其四
画龙容易见龙难,龙现堂东俱丧颜;
俄有鼎臣知屋漏,久无亲贵念民艰;
三朝紫阁肱三折,一席温言泪一弹;
岁岁井田频过虎,即今骑虎配金鞍。
其五
勋侯有德未居之,雏凤岐山饮啄时;
道观桃根镌代谢,荆人璞玉献逶迤;
红绫报缚衢中兔,白羽恒穿节外枝;
况未与民更始日,乃翁当愧百年迟。
其六
西狩者谁卓不群,乌衣巷陌紫衣人;
神京远後疏朝圣,吕枕凉余起鼓盆;
自此阳春无白雪,於今下里遍红巾;
伏麟未信江干老,画饼分糕谓赈贫。

(写於2011年初冬)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秋思五首

艨艟

祖龍仙去決和戎,復向東洋下巨艟;

永壽靈芝應未遠,停橈尋問老金童。

雙姝

香堂龕閣換仙姝,脂玉瓶傾甘露珠;

描罷慈眉垂眷問,近寒時節置裘無。

梧桐

龍穴六朝今失蔭,豈無新木秀於林;

斧柯縱絕來儀鳳,清唳猶縈焦尾琴。

臨川

絕筆書成壁已頹,看雲障目且聽雷;

飛灰厲鬼泣無地,一下臨川喚不回。

塞馬

廟算囊封未可睽,思疑漢祚繫扶乩;

霜來塞上風嘶馬,頻入鳳池滌草泥。

註:江西撫州為古臨川郡,湯顯祖故鄉。湯著有《紫釵記》、《還魂記》(牡丹亭)、《南柯記》、《邯鄲記》,合稱“臨川四夢”。

 (寫於2011年仲秋)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