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給習總的四菜一湯下毒

南週這一鍋滾沸的“南方的粥”,被蓋上鍋蓋,新聞界氣氛就像北京暗無天日的情景——十面“霾”伏。然而,媒體與“真理部”的博弈才開頭,後面故事少不了。南週與新京報的新年遭遇,見證了中宣部的醜陋,它正是給習李新政下毒的三聚氰胺。

在十八大中委選舉中得票最低的劉雲山,在胡溫一朝早已臭名昭著,“一坨屎”庹震就是劉安插到廣東的一條忠犬,自“一坨”到埠,寒蟬效應籠罩整個南方報系。問題是習李新政並非僅係“四菜一湯”,也要求改變作風與文風,七常委齊齊現身紀念憲法修改三十週年,矢言憲法的生命與權威在於實施。換言之過去沒有實施,現在要動真格的。孰料轉頭劉雲山和中宣部長劉奇葆卻把南週呼籲憲政的獻辭風波定性為“嚴重的意識形態鬥爭”、背後有“境外勢力”云云。這在毛、江、胡時代都是駕輕就熟的路數。殊不知天下已改元,習李斷斷不樂見由一場“鬥爭”給本朝新政剪彩,故而越過“真理部”的大劉二劉,把“鬥爭”之火給滅了,連構陷同行的《環球時報》也吃了癟。

大劉即“李長春二世”劉雲山,二劉即中宣部長劉奇葆,大家要記住此人來歷,二劉就是汶川地震時的四川省委書記,其政績令巴蜀成為豆腐渣工程博覽會,川震後死捂蓋子的種種欺瞞,導致譚作人坐牢,艾未未被變着法子治罪,都與二劉有關。由他來掌管中宣部,言路之堰塞可想而知。日前博客作家李承鵬雜文集出版,到成都開新書發布會,卻接禁制令,不准讀者提問,不准李承鵬說話,連“新年好,謝謝大家“的開場白也不行,不准介紹嘉賓流沙河、冉雲飛,當然更不准他們說話,嘉賓只能坐角落。於是現場氣氛壓抑,排隊讀者有的穿標語T恤有的帶“避言套”,卻都鴉雀無聲。如此荒謬的禁制令,儼然胡“維穩”還在當政,宛如周永康還在當執法委書記。

“境外勢力”之造句尤其可笑,毛時代用語叫“帝修反”,那時幾乎滿世界都是敵人;假想敵最少的是胡耀邦、趙紫陽時代;六四後“境外勢力”一詞興起,至今不衰。豈有不知,共產黨就是“境外勢力”扶植起來的,西方舶來的意識形態再加“共產國際”的盧布和軍火。及至中共坐天下五世其昌到今天,紅色豪門枝葉繁茂,誰家沒有“境外勢力”?

不管習李新政有多新,大劉二劉及“一坨屎”在給習李搗亂是明顯事實,他們強迫各家報紙轉載《環球時報》評論,遂使“環時”總編輯胡錫進挨了來自更上頭的耳光,不得不換了嘴臉,他在微博寫道:“你們(抗議者)也許是勇敢的人,但請你們等一等自己的祖國。”可嘆祖國自辛亥以來已等了一百年,其間有六十多年在中共治下,絕非祖國步履蹣跚,而是統治者不肯走上憲政之路,把自己置於憲法之下而已。習李倘有憲政之念,便有“境內勢力”出來下毒,要他們“等一等自己的祖國”,卻要問:誰是祖國?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