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2

出頭鳥不如縮頭龜

梁振英和一幫港官在瑪麗醫院如眾星捧月,簇擁着西環“特首”李剛,俯首帖耳聆聽李剛的訓示,此為梁振英的身份驗證。相比董建華、曾蔭權,他更為深諳黨文化和天朝官場遊戲規則,知道何時演自己的戲份,何時應該“我爸爸是李剛”。再推想,如果是到瑪麗醫院的是董、曾,中聯辦官員未必如此肆無忌憚地喧賓奪主,李剛的姿態下意識地洩露,在他眼裡梁振英是自己人,有組織關係在,就不存在僭越。

天朝是等級森嚴的官本位社會,像薄熙來這般強勢的藩鎮,一方百姓都是他的子民,辣手酷吏王立軍再受倚重,亦不外是他的家臣。再觀弱主胡錦濤,再平庸也是至高無上的主子。薄熙來自恃血統,持有丹書鐵契,三番四次挑戰總舵主的權威,胡隱忍許久,終須一舉將此強藩剪除。畢竟薄熙來顛覆的是黨文化的核心價值,是可忍孰不可忍。

薄少爺瓜瓜從美國回來,即電召王立軍來見他;谷開來殺了人,旋即坦然對王立軍吐露,皆因在他們眼裡,王立軍是首先是薄府忠僕,事無不可對其言。家奴叛主是罪無可赦的天條,故而谷開來庭審時一再指王立軍“陰險”,以發洩心頭之恨。王立軍當然不是好鳥,但他確有心為薄家抹平此事,他多留個心眼,無非以防萬一。那四個被判刑的重慶高級警官,其中二人均未按上峰密令銷毀罪證,亦絕非出於公心,都是留條後路而已。何謂黨性?服從上級才是黨性。

薄之敗亡,實在怨不得王立軍。薄熙來貌似強勢,卻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任大連市長居然連當遼寧省委常委都被杯葛;做了遼寧省長,連中共黨代會代表都沒選上,竟要中組部來斡旋疏通;轉任商業部長又一再頂撞頂頭上司吳儀,竟使吳儀寧願以“裸退”來阻止薄接她的副總理位置。此後薄被謫遷西南一隅,卻又搞出個各方側目的“重慶模式”……薄有今日,足見顛覆官場規則者終無好報。

滿朝諸公屁股都不乾淨,薄與王的同一部位也沾滿糞垢,但家臣被中紀委查老賬,薄熙來卻寡恩薄義,卒使王立軍把英國人命案拿出來要挾,薄一記耳光摑得何其愚蠢!且看江澤民死保大贓官賈慶林,卻嚴辦小贓官陳希同,那叫恩威並施。江保賈也等於保了自己,這道理薄熙來就不懂。

趙紫陽倘若不忤逆鄧小平,鄧老爺子是非讓他當總書記不可的,甚麼陳雲、李先念、薄一波都擋不了道。趙順利接班的話,全黨一樣團結在趙核心周圍,衷心擁護“和平演變”,中國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四朝興替,最會做縮頭龜的是胡錦濤。如今試看是他強還是盛氣凌人的薄熙來強?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