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2

一記耳光摑醒屁民

中國人要面子,故而打人酷愛打臉,惟此才讓對方最大限度地丟臉。如要乞憐認罪,自摑耳光亦為一種嚴重的自我懲罰。然而近幾日,一記清脆響亮的耳光迴盪全中國,原來凡被官府斥為“謠言”者,大都是真的,薄熙來真的摑了家臣王立軍耳光,薄的凌厲霸氣盡顯其中!

 

市委書記摑公安局長,和布衣屁民有關係麼?有。此次反日潮有上街暴走族舉起老毛靈幡,被一位八旬老者挺身直斥其非,卻見著名毛左、北京航空大學副教授韓德強殺出來,怒摑老人耳光。事後韓教授非但坦誠打人,還洋洋自得。須知一眾毛糞左棍自薄倒台後噤若寒蟬,滯運得很,趁此番反日上街暴走暴喊,更打出“釣魚島是中國的,薄熙來是人民”的標語,以抒一腔忠憤,很不幸,那位八旬老者便成了祭牲。

 

薄摑王耳光,是主子抽奴僕;韓教授摑老者,是狗咬人。前者揭示了國家體制的實質,國家也者,豈止是黨所擁有的物權,更是“共和國長子”的私產。這一金句出自前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之口,他是源天津市委書記、中共政法委副書記的兒子,所以撂下硬話:“作為共和國的長子,我們不壟斷誰壟斷?”李鵬之女也說過近似的話,她稱經濟命脈掌握在紅二代手裡,是國家安全的必須。

 

整個國家是他們的府庫,權力更不在話下。薄熙來將王立軍視為忠犬,摑耳光正是主僕關係的寫照。《紅樓夢》裡的焦大是資深忠僕,喝多了兩杯,抖落出賈府醜事,於是被暴抽耳光還要塞滿嘴馬糞。阿Q被趙太爺狠摑嘴巴,又挨過準主子趙秀才的竹槓和錢家“假洋鬼子”文明棍的痛打,因為他是蟲豸一般的屁民。要是焦大酒醒,只要撞見阿Q定當照打不誤,打完塞馬糞還不解氣,非要灌人糞不可!韓德強教授就是焦大,他再不得志也是王府裡的奴才,相比“你們算個屁”的賤民,他有精神優越感。

 

王立軍是典型的酷吏加悍僕,他有親自提審嫌犯的癖好,想必沒少摑人耳光,但挨了主子耳光,卻只能對法官說:“我的上級是中央政治局委員,我能怎麼辦?”其實政治局委員也有被抽被塞馬糞的,陳希同、陳良宇已屬權力金字塔上端的人,卻因頂端尚有主子,稍有不敬還是被當焦大給辦了。

 

薄熙來略有不同,他血統高貴,本身就是王府世子,摑起焦大來毫不手軟,但《紅樓夢》裡的寧國府、榮國府在險惡的政治風濤中一樣被抄家,薄熙來“共和國長子”的霸氣,只好留着自摑耳光了,或者留一把力氣,在將來監視居住的別館裡接着抽雜勤人員的耳光。

 

總之,薄熙來那一記耳光摑醒了天下屁民,堂堂“人民共和國”就是這樣行使權力的。來世投胎,你願意做焦大做阿Q,還是做一個不仰權貴鼻息的公民?如此去想,中國就非變不可了。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