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2

一記耳光摑醒屁民

中國人要面子,故而打人酷愛打臉,惟此才讓對方最大限度地丟臉。如要乞憐認罪,自摑耳光亦為一種嚴重的自我懲罰。然而近幾日,一記清脆響亮的耳光迴盪全中國,原來凡被官府斥為“謠言”者,大都是真的,薄熙來真的摑了家臣王立軍耳光,薄的凌厲霸氣盡顯其中!

 

市委書記摑公安局長,和布衣屁民有關係麼?有。此次反日潮有上街暴走族舉起老毛靈幡,被一位八旬老者挺身直斥其非,卻見著名毛左、北京航空大學副教授韓德強殺出來,怒摑老人耳光。事後韓教授非但坦誠打人,還洋洋自得。須知一眾毛糞左棍自薄倒台後噤若寒蟬,滯運得很,趁此番反日上街暴走暴喊,更打出“釣魚島是中國的,薄熙來是人民”的標語,以抒一腔忠憤,很不幸,那位八旬老者便成了祭牲。

 

薄摑王耳光,是主子抽奴僕;韓教授摑老者,是狗咬人。前者揭示了國家體制的實質,國家也者,豈止是黨所擁有的物權,更是“共和國長子”的私產。這一金句出自前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之口,他是源天津市委書記、中共政法委副書記的兒子,所以撂下硬話:“作為共和國的長子,我們不壟斷誰壟斷?”李鵬之女也說過近似的話,她稱經濟命脈掌握在紅二代手裡,是國家安全的必須。

 

整個國家是他們的府庫,權力更不在話下。薄熙來將王立軍視為忠犬,摑耳光正是主僕關係的寫照。《紅樓夢》裡的焦大是資深忠僕,喝多了兩杯,抖落出賈府醜事,於是被暴抽耳光還要塞滿嘴馬糞。阿Q被趙太爺狠摑嘴巴,又挨過準主子趙秀才的竹槓和錢家“假洋鬼子”文明棍的痛打,因為他是蟲豸一般的屁民。要是焦大酒醒,只要撞見阿Q定當照打不誤,打完塞馬糞還不解氣,非要灌人糞不可!韓德強教授就是焦大,他再不得志也是王府裡的奴才,相比“你們算個屁”的賤民,他有精神優越感。

 

王立軍是典型的酷吏加悍僕,他有親自提審嫌犯的癖好,想必沒少摑人耳光,但挨了主子耳光,卻只能對法官說:“我的上級是中央政治局委員,我能怎麼辦?”其實政治局委員也有被抽被塞馬糞的,陳希同、陳良宇已屬權力金字塔上端的人,卻因頂端尚有主子,稍有不敬還是被當焦大給辦了。

 

薄熙來略有不同,他血統高貴,本身就是王府世子,摑起焦大來毫不手軟,但《紅樓夢》裡的寧國府、榮國府在險惡的政治風濤中一樣被抄家,薄熙來“共和國長子”的霸氣,只好留着自摑耳光了,或者留一把力氣,在將來監視居住的別館裡接着抽雜勤人員的耳光。

 

總之,薄熙來那一記耳光摑醒了天下屁民,堂堂“人民共和國”就是這樣行使權力的。來世投胎,你願意做焦大做阿Q,還是做一個不仰權貴鼻息的公民?如此去想,中國就非變不可了。

Advertisements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從紅衙內之死看反洗腦

香港政务司长林鄭月娥“百分百不是洗腦”,中聯辦郝部長“必要的洗腦是一種國際慣例”,均為金句。然而不管是不是洗腦,都洗不下去了。如果“傑出青年”薄瓜瓜這位超級模特的反面教育還不夠,那麼另一個“超模”,大內總管、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之子,更是“團結進步無私的執政集團”的註冊標籤。

令公子是北大學生,今春於北京四環路開着法拉利跑車肇禍,當場身死,車上兩女子一死一傷。一宗車禍竟見全城戒備,軍車與武警穿梭巡邏。時值薄王案初發,京城風聲鶴唳,網上一度瘋傳北京“政變”。現已知車上兩女子系中央民族大學的藏族與維族學生,死時一全裸一半裸,而令公子則半裸。

唐代名畫《虢國夫人遊春圖》,逼真描繪楊貴妃三姐虢國夫人出遊的豪華場面。而令公子春遊圖則不遑多讓,香車寶馬,而且美妾“五族共和”。試問令計劃的公務員薪酬如何買得起法拉利?關於這點,薄瓜瓜已慨然作答,那是來自獎學金和母親的收入。權貴豪門凡是被質疑收支不符時,他們都很“團結”;有權在手,他們怎可能不先富起來呢?於是他們很“進步”;大央企中石化原董事長陳同海受賄二億,其父是前天津市委書記、中央政法委書記,陳同海任董事長時,每日揮霍四萬公款作個人用度,他的名言是“作為共和國長子,我們不壟斷誰壟斷?”國家就是他們的,無公私之分,於是他們很“無私”。

美國臨近總統大選,正進入“政黨惡鬥”高潮,於是“人民當災”。中共薄王案未了,令計劃又遭貶抑,離開中辦主任要津,去當統戰部長,這不叫“惡鬥”,反而證明共產黨是如何公正嚴明,人民自然不會“當災”。不過統戰部正管香港事務,港人會不會“當災”?林鄭一定會說“百分百不會”!

中聯辦郝部長喜歡講“國際慣例”,不妨給他洗洗腦,美國小學至高中義務教育,法律禁止公立學校用納稅人的錢進行政治思想和宗教灌輸。美國公民教育包含愛國教育,但人權法治高於國家利益;美國人的公民意識是“我熱愛我的國家,但警惕我的政府”( I love my country, but I fear my government)。公民挑剔政府和批評其政策,便是愛國。學校裡的公民教育考題“美國的法治精神如何體現?”學生如答:“公民要守法”則要扣分,正確答案是:政府要守法。

香港原本有公民教育,如今實行“必要的洗腦”,下一代日漸被“國民化”,直到他們覺得薄瓜瓜、令公子之流不是“惡少”,反國民教育的學民才是“惡少”,洗腦便大功告成了。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英雄與狗熊,劉翔PK藍斯

劉翔是英雄,不過要加上“曾經”二字。美國藍斯.阿姆斯特朗亦係曾經的英雄,他身患睾丸癌而勇鬥病魔,七次獲得環法自行車賽桂冠,他的故事激勵了無數人,用他名字命名的癌症患者基金會,僅是勵志的Wear Yellow Live Strong黃色運動腕帶,全球就賣出五千萬個。藍斯不但是美國偶像,更是普世英雄。然而USADA(美國反興奮劑機構)不留情面地出手推翻這尊偶像,證實他使用興奮劑,褫奪他七個環法冠軍頭銜,一舉把這個英雄變成狗熊。

反觀劉翔前後兩次奧運表演,均屬國家詐騙和商業詐騙的雙重欺騙,他仍被重彩包裝為大英雄。黨國領導人致電褒揚表彰,更號召大家向他學習。須知當時央視直播已備好劉翔失敗的解說腹稿,中國奧運代表團團長暨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不去觀賽,連劉翔父母也不到現場,他們去倫敦難道不是看兒子拼搏爭冠的嗎?劉翔驚現“七步倒”一幕,國內網民一片嘩然,質疑“騙局”之聲大起。終有南京《東方衛報》抖落出諸多真相,卻馬上被整肅,總編輯和與之相關的新聞從業者被撤職、停職、調離。劉翔跌倒的隱秘已遠不止商業機密,而事關國家顏面和整個體制的機密!

反觀普世英雄藍斯,也有諸多利益集團牽涉其中,他受到多方包庇,所以能屢屢逃過藥檢,乃因每次突擊查驗之前都接到通風報信,加上背後的高科技禁藥研發團隊,總令藥檢人員鎩羽而歸。別看藍斯頂上的英雄光環愈加耀眼,偏偏USADA機構不屈不撓,誓與藍斯周旋到底,雙方纏鬥好幾年,USADA終於把這“藥罐子”一舉拿下。

魯迅《兩地書》中寫到:“我總覺得洋鬼子比中國人文明,貨只管排,而那品性卻很有可學的地方,這種敢於指摘自己國度的錯誤的,中國人就很少。”以中國特色的愛國觀以及香港的“國民教育”,USADA和自己的國家英雄過不去,就是不折不扣的“美奸”,就像揭破劉翔“七步到”真相者就是禍國漢奸一般。

藍斯背後縱然有眾多利益團伙,但最大責任還在他自己。畢竟西方社會首重個人意願,你不肯用禁藥,沒人能強迫你。而劉翔個人責任則要少得多(亦非毫無責任),那歸根到底是體制問題,“組織”要你怎樣變只能怎樣。劉翔確曾是位英雄,但只要在這尊光榮塑像的底座砌入一段謊言,英雄就變成狗熊。在體制蔭祐下,劉翔兩次奧運作假永不會穿幫,他繼續是國人的榜樣,繼續是甚麼“委員”,而這樣的體制卻永遠沒有可信度。

香港“國民教育”正是要下一代港人忘掉自己是現代公民,而按黨意志打造成凡“國家”必痴戀,凡“國家”必擁護的忠順國民。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