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2

國家公器變成殺人機器

司法、執法系統為國家公器,而在中共一朝卻是黨器,這當無疑問。但谷開來案實質是國家公器淪為家天下的私器,這才是此案要害。薄谷氏的A計劃並非親自出手下毒,而是夥同王立軍殺人,由她把英人召來重慶,王立軍以藏毒拒捕之名當場將海伍德擊斃。王局本已答應,卻臨陣變卦。不管王出於何種考慮而變卦,A計劃都令人毛骨悚然。國家公器變成私家殺器,何其恐怖!薄谷氏B計劃所調動的資源,同樣來自國家公器,連氰化鉀“三步倒”毒藥,她動動嘴皮子就有官員送到。殺人之後告吩咐王局將之抹過去,正受中紀委調查的王立軍卻悄悄錄了音,回頭找薄熙來要價不遂,他手下的人開始被抓、被隔離、被自殺,始有王立軍“闖館”一幕。

然而王立軍不幹自有人幹,重慶公安局副局長郭維國指示手下隱匿、偽造、毀滅證據,並誘導死者家屬不要求解剖屍體。這三名辦案警官分別是重慶公安局刑警總隊總隊長李陽、公安局技術偵查總隊總隊長兼渝北分局局長王鵬飛、沙坪壩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王智。他們都奉命照辦,只是多存了個心眼,沒按命令徹底銷毀罪證。其中王鵬飛私留了海伍德的心血樣本,他也是惟一不肯在死因鑑定書(稱海伍德吸毒過量致死)上簽字的警官。

不過公器變私器的戲碼未演完,直至王立軍已被朝廷錦衣衛大檔頭從美領館提走,薄熙來的心腹私黨、從遼寧帶過來的重慶市委辦公室主任吳文康,加上王立軍出事後緊急調來的重慶公安局黨委書記,還要求王鵬飛在鑑定書上簽字,威脅他要掂量自己的利益與前途,更要考慮政治影響,否則不利黨和國家形象,不利社會穩定,二人代表組織要他和叛國的王立軍劃清界線。殊不知王鵬飛不從,於是被關押起來足足三十多天,直到谷開來被捕,他才恢復了一陣自由,旋即又被抓。這次他作為從犯被判五年,卻是四個涉案警官中唯一不認罪的人。

羅列上述案情脈絡,已顯現國家公器變成私家殺人機器之駭人程度,而實情遠不止於此,此案庭審全程都小心翼翼避提薄熙來的名字,薄捲入的細節必須遮蔽掩埋。王立軍案馬上開審,這是個難纏角色,谷開來一口咬死指他“陰險”,這二字倒沒說錯。但王再陰險也沒有爆料餘地,律師都由黨指派,能說甚麼不得說甚麼早有腹稿,薄熙來的命運已由黨來安排,不容旁人置喙。

《紐約時報》評論,薄熙來挑戰既定的權力交接秩序,卻因自身肌肉的潰爛腐敗而輸掉決鬥。但究深一層,整個體制都是如此腐爛,它同樣無力去徹底收拾薄熙來。倒是這種腐爛模式仍在擴展,眼看就要蔓延到香港,真令人不寒而栗!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薄谷開來的免死金牌

谷開來殺人案快刀斬亂麻地一錘定音,誥命夫人接過了免死金牌。她領罪後贊曰:“體現了對生命的尊重。”且不說她自己如何看待老情人和生意夥伴海伍德的生命,也不說在黑牢中“被自殺”和虐待致死的眾多生命,更不去和被槍決的林昭、張志新相比,試想坊間民婦如此害人性命,按紅朝律例必判斬立決。再看壯族人成克傑,雖則官賜人大副委員長,血統並非天潢貴冑,其生命便得不到尊重。按理成克傑誅得,謀劃兼灌毒殺人的薄谷氏更是難饒。然而薄谷兩口子的爹係本朝開國元勳,有丹書鐵券在,就是不能和庶民同罪,豈止免死,出庭也免穿囚衣和帶手銬,為怕顯得突兀,連家臣張曉軍也沾光不用剃光頭,委實令人訝嗟。

筆者並非樂見薄谷氏就戮,美國大多數州都沒有死刑,英國更無極刑。殺了谷開來,天朝人權並不能加分。筆者只納悶谷何以留得下活口,按說當朝權貴和分封食邑的金枝玉葉都不願見到這個蛇蠍命婦活着,她是所有權貴的醜陋鏡像,毀了它最安全。孰料筆者算漏了一層,薄谷氏殺人,護犢是假,滅口為真,如今此案塵埃落定,經濟貪腐,政治陰謀和涉及其他人命等問題統統被蒸發。原來這個政權認定,滅掉海伍德就夠了,不必再對谷開來滅口。畢竟開了此例,以後權力更替,真要整某甲治某乙,個個都不乾淨,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為上。

薄谷兩門貴冑,就算非要扳倒野心勃勃的薄熙來不可,也只治其人而不究其罪。英人命案因王立軍闖館,怎也捂不住了,但其他中國人的生死下落以及幾十億美元的贓銀卻要捂住,這事關黨國命脈,至於天下悠悠眾口捂不捂得住,那無關宏旨。鄧小平在作六四決斷時早就有話撂下:不要怕影響壞,政權都沒有了,還要影響做什麼?薄案對黨國形象影響固然極壞,但影響再壞,也不比失掉政權更壞。只要政權在手,什麼影響都可以遮掩過去,遮不住的就讓時間去洗滌漂白,老百姓總會遺忘的。

說來“老百姓”是皇權社會傳下來的稱謂,它和公民完全不同。魯迅筆下的阿Q、祥林嫂、閏土、華老栓等人物群像,即為老百姓。魯迅寫道:“群眾,尤其是中國的——永遠是戲劇的看客。”他們喜歡看戲卻又善忘。若是公民的話,就不會輕忘,而且會追根究底,所以天朝這片冷土不容公民生根發芽,連香港人也要通過洗腦教育使之“國民”化。

薄谷開來這齣戲就此落幕,接下來還有點餘興節目,就是王立軍案開審,“老百姓”又有戲看了,看完又很快忘掉了。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觀賞紅色刑偵劇

谷開來鴆殺英人案轟頭緒多多、懸疑重重,更轟動國際,孰料庭審僅七小時便告完結,豈止來自法治國家的海伍德之母覺得不可思議,就連人治之邦的屁民也錯愕不已,畢竟當年審江青還過堂好幾輪呢。前後兩場世紀審判相隔三十餘年,性質卻一樣,都是政治審判。當年江青判死緩,而谷開來則難逃一死,滿朝諸公和分封食邑的豪族均盼她速死,只因谷是一面鏡子,其行為大家或多或少都做過,故而誰都不願在鏡中看到自己的映像。

這齣紅色刑偵劇未開審已定案,但還是有若干花絮頗具趣味性和娛樂性。據薄瓜瓜提供海伍德含有威脅恐嚇勒索意味的電郵,不還錢就“毀了你(you will be destroyed!)”這封死無對證的郵件據說是去年十月十日發出的,僅兩天後(即十一月十三日)海伍德已在重慶南山麗景度假酒店被毒殺,薄家反應何其快,下手何其狠!

這套刑偵劇完全沒有觸及薄家斂財之巨,洗錢之多,但從海伍德索要的分配額就可見一斑,他由薄瓜瓜牽線、谷開來介紹參與了重慶北江的土地開發項目,事成英商可坐分一億四千萬英鎊,那麼薄家自己的份額可想而知。然而該項目“實際未開發”,何解?看慣歐美和香港律政劇的人,以為庭審必究其因,但合肥法院審判長未加追問,這種事體諱莫如深,怎敢置喙?而海伍德已傾囊注資投入,項目打了水漂,他要求十分之一的賠償,亦即一千四百萬英鎊。連薄瓜瓜也覺的應該補償對方,但數額談不攏,就在扯皮之際,薄家已動殺機。據谷開來稱,她與王立軍密議,把海伍德騙來重慶,由王安排栽贓對方販毒,然後“拒捕”當場擊斃。王立軍先應承而後退縮,於是薄谷氏親自出馬下毒。

此劇情節的確跌宕刺激,但也有幾絲八卦聯想。此前網上和外媒一直風傳谷開來與海伍德有染,這次庭審足以佐證其事。薄谷氏與對方共處酒店房間對酌,別無他人在場,惟親密關係才有此舉。海伍德醉酒嘔吐時,薄谷氏始把家臣張曉軍叫進來幫忙,而且親手下毒的還是谷自己。之後她吩咐酒店服務員不要打擾住客,這才施施然離去。全過程薄谷氏沉着而冷血,視人命為螻蟻,以天朝之華夷觀,洋人性命比本族人尊貴,殺個英人尚且如同草芥,薄家平素如何對待同胞,可想而知。難怪一直沉默的海伍德的母親聞訊概嘆:“中國沒有人權!”

關於中國人權,那個“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一定有強烈的不同看法。不過苦主之母不欲爭論,她表示:“只為我的家人着想,我不會為某一個理想,或為某一個群體奮鬥。”天朝定然聞之欣喜,這和毒奶苦主趙連海們不一樣,給予英人家眷的補償絕對足額甚至超額——這恰是中國人權的一個註腳。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驚怵大片,薄王案之壹號皇庭

自薄王案震撼開鑼,劇情推進頭緒紛繁,跌宕驚怵,一度牽動全局,重燃政改希望。殊不知經過紅色帷幕背後一番縱橫捭闔,劇本已改寫並最後敲定。谷開來及家臣張曉軍在合肥受審,重慶幾個高級警官及王立軍在成都受審,聆訊將快刀斬亂麻,相信十日之內這套大片的結局就會揭曉。

戲文中的政治陰謀被抽離,貪腐、洗錢重罪被剔除,連生活糜爛的“小節”也過濾掉,僅剩一項謀殺。更絕的是殺人動機只在於谷開來舔犢情深、護子心切,而那個英國人原非善類,竟有綁票、恐嚇、勒索等惡行,於是被鴆殺——聽去真是十足“孤立事件”。不過新編劇本破綻太多,薄瓜瓜被英國人海伍德軟禁?如何“禁”法?薄瓜瓜還能致電母親報訊,為何不向英國警方求救?就算是薄家與海伍德秘密太多,不宜張揚,但此人被毒死時,薄瓜瓜並不在英國,早就在哈佛攻讀碩士,海伍德如何去威脅他的生命安全?

然而劇本已定,如此一來豈止政改無門,連薄谷氏犯罪的真正原因也不可告人。其實天下盡知,谷殺人是為保巨額海外財產的安全,當然也關乎薄熙來的政治前途。倘若薄家洗錢罪成,試想滿朝權貴豪族哪一家沒有這檔子事?還是免提也罷。至於薄熙來的政治前途本已徹底斷送,究竟按家規辦還是國法辦?接下來這幾天可見端倪。

前一陣聽到不少預測,稱谷開來會判死緩,家臣張曉軍則難免一死。其實滿朝諸公加上幾代繁衍的金枝玉葉,除了薄瓜瓜之外,無人樂見谷開來免死,若留下活口,以她斂財之狠,穢事之多,始終是懸在諸公頭上的一把達摩克科斯之劍。況且谷開來已定性為主犯,安有只斬從犯之理?薄谷氏真能續命,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將功折罪。縱觀全案,薄谷氏委實無功可立,只聞她一口咬死王立軍,說自己殺人後已告訴王局,足見此人是如何“陰險”云云。此說或非誣告,王局本來就不是好鳥。但做掉王立軍這條釜底游魚,算立哪門子功?

現時她的辯護律師稱她有“立功表現”,推敲之下,谷開來只有此功可立,就是向黨中央拱手奉上薄熙來的罪證,此乃胡溫最想得到的。然而這可能嗎?薄與谷的感情如何,外人實在知之甚少,但除此之外,真的想不出谷開來還能有甚麼“立功表現”。

不管朝廷論定此案如何“孤立”怎麼“偶然”,要釘死薄熙來卻是矢志不移。但無論怎樣發落薄、谷、王一眾欽犯,要給他們掩飾罪惡是一定的,這些家醜揚出來,整座大祠堂都會蒙羞蒙污,故而只治其人而不及其罪是上上策。由此可見,谷開來已死了大半截,薄熙來也永無翻身之日。倒是中共自身毫髮無損,權貴豪族分踞要津,攫取民脂民膏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永不改變。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