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2

像狗一樣去愛國

“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曾樹為愛國教育名句,國家怎麼爛就是自己的狗窩,吾愛吾窩,在這種變態畸戀之下,造就了幾個有知名度的“愛國家”。注意,此非國家之意,而是愛國專家的意思。有一飽受蹂躪的右派,被流放北大荒成了牧馬人,文革後“改正”(不是平反)便泣謝天恩,到處宣講自己的苦難史和“狗不嫌家貧”的畜類愛國主義,並食祿於中宣部,待遇局級,他的名字叫曲嘯。

八十年代那輩青年果然愛國,所以有天安門民主運動。六四之日醜母化厲鬼,沿街殺子。曲嘯仍“戀母”不止,九〇年他被愛國僑領邀請到美國宣講狗式愛國主義,卻遭留學生激憤質問,曲嘯為之語塞,隨後腦溢血,喪失了語言功能——不說人話者終遭天譴。

然而曲嘯終究尚存羞恥之心,始會天人交戰,備受煎熬,卒中風。而後新晉“愛國家”們就不需知道羞恥二字,知道也必須把它清洗掉,這才可以放下包袱,“利”無反顧地去愛國。《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就是這樣的愛國專家,剛剛過去的端午節,胡總編輯在新浪發了一條微博:“屈原自己是貴族,效忠沒落政權統治的楚國,最後還因楚被滅投河自盡。按一些人制定的‘愛國’和‘愛政府’區分術,他實在不配全中國人為他吃了兩千多年粽子。但我們敬仰屈原,懷念屈原,就因為他對那個‘爛透的楚國’不捨不棄。呵呵,愛國主義永遠是簡單的。中國再破,我也愛它。美國再好,我只羨慕它。”

這則“雷人”微博出來,被瘋狂轉發和圍觀,能把畜類愛國主義發揮到如此地步,真是登峰造極。“爛透”的國家也愛它,愛國就是就是這麼簡單。聯想起香港某左報也曾發表宏論:“愛國就是要愛共產黨”,卻因該報讀者寥寥,無甚反響。胡錫進卻因對艾未未、陳光誠、駱家輝以及眾多維權人士發動過無數攻擊而知名,此番狗式愛國論自當輿論大嘩。

屈原沉江是為愛國?他是殉道,殉自己的理想和《離騷》、《九歌》所代表的楚文化。再者屈原乃楚國嫡系王族,因不同政見而被放逐,這個國輪不到他去愛。若在今日,他連放逐的福氣都沒有,早被維穩、被陳光誠、被李旺陽——又或念及他的王族血統,亦被薄熙來了。如果把端午節定為“紀念偉大的持不同政見者”,中共定會把端午節都禁掉!

為政治需要,屈原和孔子都變身為愛國者,大片《孔子》裡孔仲尼墮落成“如果人不能改變世界,那應該改變自己內心”(電影《孔子偽造的聖人語錄》)的怯懦者。而孔子先後遊說過十幾個諸侯國,他愛哪一國?他屢屢碰壁後終與君王絕裾,最後回到魯國辦學,就是不仰權力鼻息。孔子和屈原一樣,絕不可能成為對“爛透”的政權不捨不棄的狗式愛國者。

如果愛國就要對“爛透”的政權不捨不棄,想必今日中國人都拖着油光水滑的辮子吧?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駱家輝為何招天朝恨?

駱家輝從去年八月“自己背包”到北京,就任駐華大使未足一年,已成為中共最恨的人,關於駱大使的話題就未斷過,最近《人民日報》經濟周刊主編田俊榮對駱家輝又發動一波攻擊。他在復旦大學演講時指斥駱家輝幹的是損公肥私的勾當,稱:“他為什麼會坐經濟艙?因為美國政府規定大使的差旅費是包干的,留下是自己的。”田主編呼籲大家要看清此人實質是在損公肥私。

天朝喉舌要愚弄百姓實在已經智窮。畢竟國人越來越難被“忽悠”了。美國政府連同商業公司都不存在差旅費包干之說。機票酒店都由公司或政府部門訂購,分文到不了個人之手。出遠差可預支部分款額,回來實報實銷,多退少補。不坐出租,自己駕車去機場,可以得到少量汽油和里程補貼。所謂“差旅費包干”,以美國財務制度連聽都未聽過!田主編是用自己的小肚雞腸度駱家輝之腹——或許這是盛世強國的“大肚雞腸”。

駱大使確令天朝官員惱怒。巴黎市長騎自行車上班,拿一美元工資的紐約市長坐地鐵上班,那是西洋鏡景象,非我族類,不足為訓,大陸屁民耳聞即便訝嗟,卻畢竟隔了重洋;馬英九吃便當盒飯,穿舊衣,住公寓樓,妻子周美青坐公交車上下班,這確係一景,卻又隔了海峽。獨是駱家輝生就華人面孔,在天朝朗朗乾坤處處顛覆官場禮制,偏對中國老百姓頗具親和力和道德感召力,尤其是全民對天文數字的“三公支出”及官員貪腐、奢華、糜爛之習忍無可忍之際。

天朝官媒對駱家輝發起連番攻擊,先有央視主持在論壇上質問大使,坐經濟艙是否“美國欠了中國的錢”;繼而《環球時報》指駱家輝“大大超過了一個大使本應扮演的輿論角色”,“以巧妙的方式干預中國輿論,增加中美之間新的誤解和懷疑”;《北京日報》數落,除了坐經濟艙是罪,連自己背包、住廉價酒店、用折扣券買咖啡都成了國際陰謀。

殊不知官方的攻擊更放大了駱家輝效應,其殺傷力愈加猛厲。亦佐證筆者先前撰文論及,既得利益者對善惡美醜的判斷和民間涇渭分明,完全呈分裂對立狀。如果說“顛覆和危害國家安全罪”,駱家輝是頭號重犯,怎奈有外交豁免權,無法像修理艾未未那樣整治他,更不能像李旺陽那般實行肉體消滅。於是天朝對駱大使恨意益深,難怪李肇星那位貴親戚暨香港某衛視的採訪總監力倡“驅逐”他。

官民認知對立,集中體現於這段網謠:“我說油費太貴,你說瑞典更貴;我說瑞典公路不收費,你說日本收費;我說日本工資高,你說俄國也不高;我說俄國有全民醫保,你說印度沒有醫保;我說印度沒強拆,你說伊拉克還挨炸;我說伊拉克有自由,你說朝鮮更無自由;我說朝鮮有公租房,你說阿富汗還住山洞;我說阿富汗人有選舉,你說選舉不能當飯吃;我說選票和吃飯一樣都是權利,你說再囉嗦我整死你!”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分裂國家和國家分裂

說起“分裂中國”這個屎盆子,一貫扣向李登輝和陳水扁頭上,如今二人均不在其位,只剩下達賴喇嘛獨擔此罪。然而中國確實在分裂,而且裂痕日漸擴大為鴻溝,造成國家分裂正是中共政權自己。社會貧富日益懸殊,黨產國庫持續膨脹,國民消費佔GDP比重日益下降;幾千萬公務員成為收入與福利保障最好的階層,最底層屁民想申請“低保”,反要向公務員納貢送禮;百姓不堪毒奶毒米毒菜毒膠囊毒空氣,權力頂端的精英卻享受無所不有的特供……這是分裂的國家。

最奇異的景象是,這國家裡連各色人等的感覺都是分裂的。當民眾深恨稅賦要承擔官員每年過萬億的“三公”支出,中共喉舌卻痛罵駱家輝出行自己背包、坐經濟艙、住三星酒店;當市民不堪大氣污染之苦,並質疑官方公佈的環保數據,國家環保部和外交部卻齊齊砲轟美國使館監測空氣是“干涉內政”和違反維也納外交公約;當人民對官場腐敗忍無可忍,官媒《環球時報》卻鼓吹“適度腐敗”,它先承認中國很可能是亞洲“腐敗痛苦感”最突出的國家,但腐敗無法根治,“關鍵要控制到民眾允許的程度。”該喉舌告誡:“民間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國無法在現階段徹底壓制腐敗的現實性和客觀性,不要舉國一起墜入痛苦的迷茫。”應該說,官方自己覺得很理直氣壯,它確係希望人民不要為腐敗這種疥癬之疾而痛苦,它真的認為駱家輝的廉潔是一種陰謀,而美使館公佈空氣質量指標是對天朝的冒犯。幾乎在所有事情上,官方判斷和民間認知都呈分裂對立狀。

官員人格也是分裂的,薄熙來鐵腕打黑肅貪,結果自己行事最黑,斂財至鉅;中央“核心”們要憑此入罪於薄,但他們自家財產也不遑多讓。無論誰人說起道德話語都冠冕堂皇,絕不覺得與齷齪現實有何衝突,這就是人格分裂。老百姓同樣人格分裂,他們怨恨泛社會處處憑背景關係的利益交換,但只要自己也沾上點關係也非用不可。哪怕醫院排隊掛號,有熟人能往前挪,為什麼不?哪怕這與他們渴望的社會公平相抵觸。這已屬全民人格分裂。

即便憤青亦換代了,老憤青已告分裂,一部分“糞”味依舊,卻不佔多數;另一部分轉化為倡民主爭自由至少支持維權,這也不佔多數;還有一部分成為左派新血,從昔時認定大敵是亡我之心不死的外夷,已轉變為憎恨國之內賊,他們心中之賊是胡溫之類,特別是溫,而心目中的民族救星是薄熙來或未來薄熙來,這部分也不佔多數。更多者還是變成營營役役的“蟻族”,運氣好的可做車奴房奴,“愛國奴”卻沒工夫做了。總之轉型後的老憤青已經分裂,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個分裂的國家。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一場權力春夢

央視播出黨八股“理論文獻片”,主題是重慶黨政幹部如何深入基層,走群眾路線。內中有薄熙來的鏡頭和引述他對官員的告誡。此片出街,即引發毛派餘孽和薄粉們一片歡呼,同時網傳:薄熙來有望復出任副總理主管經濟。這真是一場春夢!

誠然,大陸民怨載道,官場糜爛。薄熙來正是將這種普遍怨憤視為社會基礎,他的“重慶模式”確在某種程度上抑富濟貧,他公開批評胡四代“背離了共產黨的理想”,亦屬事實。那麼薄與胡區別在何處?答案很簡單,薄代表極權主義,胡代表後極權主義。

何為共產黨的理想?就是極權主義!它和納粹主義和右翼獨裁政權如有不同,便是更糟更惡和更徹底的極權。薄打黑,抄沒民營企業的財產,酷似希特勒迫害猶太人;薄禁止娼妓,賣淫嫖娼都要收監;希特勒也是這麼幹的;薄唱紅,開設紅色電視頻道,主要街區禁止商業廣告,他組織民眾搞載歌載舞的“紅海洋”,希特勒消滅“不健康”的文化,焚書焚畫,檢閱納粹青年大遊行。希特勒只是未似薄熙來那般大砍重慶原生的黃桷樹,以建設“森林重慶”(不是王家衛的《重慶森林》)為名,大規模改種他喜歡的銀杏樹。薄熙來治渝有口碑不假,但遠比不上希特勒上台時的業績,他使德國擺脫戰爭賠款的重負,GDP超英趕法,短短幾年間躍升為僅次美國的世界第二,他讓德國民眾有社會保障,有福利,許諾每家有一部轎車。然而正是希特勒的極權主義,給德意志民族帶來最慘痛的浩劫!薄熙來倘篡權成功,民族大悲劇更不可免。

胡四代奉行的後極權主義,其實從鄧小平時代已開始,江澤民對後極權貢獻良多。簡單概括,就是經濟上鬆綁,在無關政治的領域賜予人民以一定自由,黃要掃,但越掃越黃;貪要治,但越治越貪;“三俗”要反,但越反越俗;在後極權的金粉盛世,人欲物欲齊齊暴漲,獨是人民的政治權利得不到伸張。維持共產黨專制統治毫不動搖,這一點極權和後極權沒有區別,心狠手辣的薄熙來可以讓一眾華洋人等肉體消滅,更可令異見者死了連見光的機會都沒有。胡錦濤呢?只須看看國際知名度如此之高的陳光誠受到經年累月的禁錮和虐待,以及坐了二十一年牢的李旺陽“被自殺”,就曉得後極權統治,絕不因為多了一個“後”字便稍許鬆動。

此前重慶人受夠了後極權的黃黑賭毒,滿街垃圾招貼,特別是依傍權力者立地暴富,草民上無片瓦,下無寸土,及至薄鐵腕治渝,坊間稱頌一時,就像當下草根底層懷念老毛似的。真要回到毛時代,他們就欲哭無淚了。胡的後極權對吏治日益腐惡和社會整體糜爛而熟視無睹,卻把天下維得穩穩的,取締一切制衡力量,大野白茫茫一片,沒有了天敵的物種也急劇蛻變,最後終結極權統治只有四個字:“自我毀滅”。這是古往今來所有專制帝國的宿命。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海上打不成,就打空氣戰爭

天朝與呂宋國就南海一堆鳥糞礁石狂噴口水,就像《阿Q正傳》裡阿Q和小D互揪辮子角力,本來瘦孱的小D打不過,卻不知為何阿Q也放不倒對方,末了諸看客也興味索然,於是罷手。小說寫道,阿Q罵:“記住罷,媽媽的”;小D回罵:“媽媽的,記住罷”,然後平局收場,但據天朝憤青說,黃岩島好像是爭贏了的樣子,因為天朝罷買呂宋香蕉,菲國小D就吃不消了——雖則那個島上除了鳥糞還是甚麼都沒有。

海上沒打成,天朝又有揚國威的壯舉了,在國務院新聞辦記者會上,中國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要求美國使領館停止發布駐在地的空氣監測報告,理由有兩點,其一這種發布違反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和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干涉中國內政;其二,個別駐華使領館的監測只是基於一點的觀測,不全面,不准確。此言一出,中美的空氣戰爭就打響了。

先不論北京市宣布空氣質量良好的“藍天日”大幅增加是否全面和準確,這點市民的肉眼和口鼻都可以做出判斷;卻要說,美國使領館在自己樓頂監測空氣,然後通過使館網頁向居住在中國的美國人提供相關信息,如何違反國際公約和干涉內政?至於北京市民都不相信自己政府公佈的指標數據,美國使館的監測結果成了最權威發布,這是才是中國自己的內政問題,換言之是人心向背的問題。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當然拒絕了中方要求,並說不反對對方公佈美國城市空氣質量。各國媒體更拿此事做文章,種種譏諷揶揄,配上北京空氣景觀圖片,簡直樂翻全世界,連印度、印尼媒體也發聲嗤笑,菲律賓媒體笑得更陰毒。按說馬尼拉和印度各大城市空氣也不好,但人家沒有禁止你說有多麼糟糕。惟獨天朝是敝帚自珍,連烏煙瘴氣都是“藍天日”。

本以為是該庸官弱智,天朝官員令人絕倒的例句太多了,或許只是環保部要保住顏面。誰知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再度要求美國使領館“尊重中國的法律法規,停止不負責任的行為”。並說中方對公佈美國城市空氣質量“沒有興趣”。可見要夷人臣服於天朝禮制,是既定的國家立場。中方發言人稱:外國駐華使館不具備環境監測的專業能力,也不具備發布監測數據的法定資格。如此說來,老百姓光憑肉眼和口鼻,就更不具備批評空氣質量的專業能力和資格,只有政府發布的指標最權威,你們只能相信它。

原來空氣也是內政,中美這場空氣戰爭就有得打了。美方大可以回應,你不讓監測貴國空氣,我只監測使館樓頂上千平方米的空氣;你不讓關注貴國國民的人權,我只關心敝國公民的人權;我願意尊重貴國法律,但在貴國“法律不是擋箭牌”。

須知姜瑜已移師香港,出任外交部駐港副特派員。她與梁振英相見歡,用不了多久,香港的法律也不再是擋箭牌了。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後紅歌(五首)

 

其一

何勞鴆藥解香囊,寧有種乎思鬩牆。

難劃鴻溝分楚漢,翻愁京兆折關張。

黃梁炊祀龍蛇穴,赤幟船橫鷸蚌場。

萁豆泣餘成一釜,料無行館賜降王。

其二

織蓆玄孫世子衙,弓蛇舞入雨前茶。

紅樓卷佚謄新補,白帝城沉感舊嗟。

歌疊歌殘遺八陣,漢興漢滅繫三巴。

平藩劍履忌擒縱,旋向旗林驅噪鴉。

其三

遼東虎翼劍橫磨,唱打功虧僅剎那。

鏡裡頭輕誰叩甕,風中竹裂恍聞歌。

射書夷館天將暮,刎頸家臣古未多。

五丈原南烽燧靜,王師今夜已憑河。

其四

鸞閣羊車久不巡,霞帔命婦宴龍津。

輕拈番木三錢散,厚報胡兒一夜恩。

曾日正中花息影,值春才半玉黥紋。

虞歌聲外風雲隔,夢絮啼痕俱在巾。

註:番木即番木鱉,毒藥。

其五

門雜韓仇與楚仇,麻鞋珠履竟同舟。

民先寡日醒莊夢,蜀後治年存杞憂。

擁立終嘗文字獄,鼓吹多為稻粱謀。

誰聞死士漆身去,悵聽紅謳散碧流。

——寫於2012年春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讀余英時先生為汪精衛《雙照樓詩詞藁》箋釋本序

 

死士堪憐未死時,百年猶誦引刀詞。

原來題柱足青史,何必負囊棲別枝。

浪過崖山祠孰在,羊迷魏邑路多歧。

最哀雙照樓頭月,不向東南半壁移。

(寫於2012年初夏)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