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2

失民心者踞天下

陳光誠留在朝陽醫院或留在美使館,都是強國朝廷所不能忍受的,於是放他赴美的程序如同光速一般。陳光誠自由了,在朝陽醫院門外舉牌喊話的訪民旋即被清場,並將以近乎光速的麻利把他們遣返,延續陳光誠過去的故事,又或“被精神病”,強餵大劑量的鎮靜藥。這套維穩術已運行十年,胡溫莫假裝不知道,要全賴到周永康頭上,實在不公平。

薄王案發,海內外疾呼非政改不可了,強國卻不動如山,微有變化的是,過去黨犯下彌天大罪,末了“撥正航向”都更彰顯黨的偉大,只有共產黨才能如此這般……這次不太好意思說了,而是換了說法,拿下薄熙來證明我朝是法制國家;送走陳光誠是按法律辦事云云。若說造孽而後糾錯益見其“偉大”實屬荒誕,那麼新說辭卻滑稽得很。天朝奉行“法律不是擋箭牌”的法制,此乃強國特色。把陳光誠送出國是按法律辦事,在東師古村時是按甚麼規矩辦事?按公安部說陳光誠是“自由的中國公民”,那麼臨沂政府一幫黨官惡吏和僱傭的地痞打手應統統依法治罪。

薄熙來野心熾盛,卻有才具;胡錦濤無野心,卻無才能;薄熙來和他治理的“西紅市”,在各地都成笑話談資,惟獨在重慶尚有不俗口碑;胡錦濤“不作為”,毫無政績可言,就連起碼公關能力都欠奉,卻對日本小童說:“不是我想做主席,是全國人民選了我。”要知道最近重提“學雷鋒”,正是胡錦濤旨意,足見其腦筋僵化。與其學雷鋒,不如發文件號召全黨向駱家輝學習。美國使館官方網頁公佈駱家輝的財產,天朝何不“與國際接軌”?須知趙紫陽二十三年前就提出部級以上幹部須公示財產,而今人亡言亦亡矣!

記得溫家寶風塵僕僕從汶川震區回京,胡錦濤親臨機場接機,與溫握手良久。中共廢除國家領導人迎送的繁文縟節已有多年,新聞照片登出來,筆者曾覺突兀,卻總認為國難當前,可以理解。誰知近日從北京友人處獲知,胡錦濤貴體素來欠安,汶川地震的急報過不了“國母”那一關,於是胡尚在酣睡,溫家寶已直飛震區……故有後來這幕握手戲,不管其間有幾多歉疚,反正不是“感動中國”的歷史鏡頭。一個人健康欠佳,值得同情,但汶川這一節堪載國史,斷難原諒。

說來辦了陳良宇和拿下薄熙來,是胡四代這一朝僅能讓人記得之舉措,莫非這是光榮之事?無論陳良宇還是薄熙來,牽涉面之深廣可想而知,但都只能不問其餘。陳良宇只是秘書出身,尚且如此,薄熙來何許人也!他的罪行更多而且更惡,卻更不好辦,到頭來除了坐實“謀殺”,別的都擺不上桌面。要治他貪腐,開玩笑,環顧官場誰個乾淨?

天朝已成為世界級醜聞的淵藪,薄案正是中共發奮政改的契機,然而有“不折騰”的胡錦濤在,休想。誠然九常委都算在內,但史筆終究只勾在胡錦濤賬上。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醜聞共和國”

 

 

這個個春天北京政局就未消停過,接踵而來的薄王案到陳光誠出逃,《紐約時報》稱中國為“醜聞共和國”,信哉斯言,薄熙來二次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知名度都追上鄧小平了,難道是天朝的榮光?

曾有坊間流言,謂陳光誠一介盲人能履險如平地,料應有某勢力暗助,以圖進一步打擊周永康云云。“康師傅”與薄熙來有諸多瓜葛不假。然而既是“醜聞共和國”,自當人人均可釋出對陰謀的無限想像力,去揣測周永康有意放陳光誠逃出樊籠,反將胡錦濤一軍,亦有可能。陳光誠早就蜚聲國際,歐美政要每與中方談及人權必提陳光誠。山東方面對陳的“控制”措施,很難想像沒有得到胡錦濤的批准。如今陳光誠衝決羅網,其基本人權並非由本國憲法來保護,而是美國押上整個政府信用來做擔保,真是天大醜聞!試問此事對胡錦濤抑或對“康師傅”更為折辱?

又說薄熙來,剛免職時尚顧盼自雄,那來自紅色血統的霸氣貴氣。溫家寶兩會上幾次引用中共“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意指事關方向路線的大是大非。對此薄熙來一定直認不諱,他公開批評胡溫路線已非一日,如同他吟哦的詩句:“敢同惡鬼爭高下,不向霸王讓寸分。”此刻他當慨然引頸就戮,儼然悲劇英雄。筆者前文亦寫過,用路線鬥爭和對抗中央的罪名去辦薄案,那才真叫“文革餘孽”。孰料峰迴路轉,薄熙來被噗通扔進謀殺、貪腐、生活糜爛的雜燴糞缸,豈止做不成烈士,連醜類也淪為最卑劣那種,囚室裡的薄熙來一定氣得頭撞南牆!

問題是薄熙來有沒有這些劣行?不但有,而且太多,多到連他的政敵都不便悉數公佈。這就是天朝所以稱為“醜聞共和國”的理由。薄熙來與陳光誠是兩個極端的例證,清楚顯示當今中國權力之強和民間之弱。

可笑那些黨國喉舌不知深淺,這時候最好祈求駱家輝別來惹我朝了,它們偏要去惹駱家輝,《北京日報》要挾“請駱家輝公佈財產”。這再好不過了,美國大使館馬上在官方微博公佈駱大使的年薪(未到十八萬美元),個人資產約二百多萬到八百萬(實業與證券價值有伸縮性)之間,有一筆債務是五十萬至一百萬之間(也有伸縮性)。須知駱家輝連任過兩屆華盛頓州州長,和薄熙來一樣當過商業部長,他不是窮人,卻非富豪。

美國政府高官和所有國會議員都要公示財產,天朝官員如薄熙來者,則矢言:“我沒有任何私產!”人大何以不能討論官員公示財產的提案?據美國“彭博財經”依照中國“胡潤百富榜”資料去統計,全國人大代表中最富的七十人,總財產是八百九十億美元,遠超過美國五百三十三名國會議員,加上總統、全體閣員、九名大法官的總財產七十五億美元。《北京日報》不識時務地逼駱家輝公示財產,卻捅破了“醜聞共和國”錦袍下的爛瘡。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駱家輝可接替周永康

天朝斥資六千多億維穩費,周永康手握的國家財政資源比整個國防預算都多,卻越維越不穩。日前秘密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薄王案及陳光誠案,周永康難辭其咎,能熬到十八大“裸退”已是上簽。問題實質並不在周,而在於本朝維穩至上的方略根本就要不得。

誰能給中國維穩?駱家輝是不二人選,他是惟一全家都住在中國的部級官員,卻“拿美帝工資”。那不要緊,他辭官後天朝可發予工資,駱家輝可統管政法委和中紀委。當年清朝也曾考慮聘請日本明治維新的名相伊藤博文來當總理大臣,伊藤還是東洋族裔,駱家輝起碼是炎黃子孫血統。駱家輝說:“我在中國當駐華大使這幾個月,感覺在中國辦任何事情,能夠很順利辦好的只有兩種人,一是有錢的人,二是有權的人,百姓再大的事在官員那裡都是小事,百姓一年的收入趕不上他們的一桌飯錢,中國百姓的付出是世界上最多的,他們的心也是世界上最善良的。”有這段心得,駱家輝已洞悉維穩癥結,事實正是,當下在中國土地上最受擁戴的人就是他。

讓駱大使接管信訪辦、中紀委、政法委,愛國憤青會不會抓狂?且看這回陳光誠遁入美使館,竟無憤青去圍砸,倒見民眾在使館外圍及朝陽醫院外舉標語牌支持陳光誠,進而疾呼要民主、法治、人權。連那些一貫幫閒的黨國衛道士也處於失語狀態,司馬南、孔慶東、吳法天竟不跳出來痛罵漢奸賣國賊,原來他們正吃癟,受薄熙來案牽連而背時滯運。

中國毛派、新左派、五毛的雜燴式陣營裡,從來就缺“雖萬千人吳往矣”的硬骨頭,反觀另一廂,從林昭到珍珠姑娘,殉道者從未香火斷絕。左營此番幸好出了個女教師王铮,為薄熙來兩度投書中國人大,還狀告九常委,末了發動到公安部請願,卒被“失踪”。不管觀點立場如何,王铮都是好樣的,倘若她挺身維護的公民權利不止薄熙來,也惠及陳光誠等草根平民就更好了。王铮指斥中共以黨代國,以黨代法誠係一針見血。只不過薄熙來在大連和重慶也是這麼幹的,王铮卻見不及此。更須一提,自由派要憲政要民主時,左營非但不支持,更反戈相向;倒是這次薄王案發,自由派發聲反對以黨代法,還在王铮之前。而陳光誠已遭非人虐待多年,左營卻從無為他爭取過法治和人權。

左營道德形象低迷,出個王铮固然獨木難支,卻聊勝於無。然而真正振作了國人倫理道德的卻是郭玉閃、何培蓉(珍珠姑娘)等普通網民。珍珠姑娘一向在微博上立論溫和,不作登高一呼狀,但舍生忘死遠赴東師古村(共計六次)看望陳光誠,她被砸車被暴打被剝去衣服羞辱,直至被拋棄荒崗野地,卻不墮其志。按中央文件措辭,薄谷開來謀殺英國人“嚴重損害國家形象”,那麼郭玉閃與珍珠冒死營救一個盲人,是“嚴重提高”了中國人的形象。駱家輝說“他們的心也是世界上最善良的”,玉閃與珍珠堪為楷模,他們是中華民族的精神珠玉。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天朝理藩院驅逐駱家輝?

 

前天朝外交部長李肇星的侄女秦楓,在香港某衛視供職,據說思想蠻開放的。一個八十後新世代,又生活在香港,要不自由化也難。孰料屁股決定腦袋,陳光誠事件一出,秦小姐發微博指駱家輝是黃皮白心的香蕉人,“一個外交官挑撥駐在國內鬥,這甚麼行為啊?有沒有外交規定,類似公開干涉內政的外交官可以驅逐?”

秦楓如此忌恨駱家輝,欲逐之而後快,那大可以去問問李肇星,姑丈一定回答:“有此規定。”然而天朝尚未下驅逐令,秦小姐這則微博已經鬧翻天了。須知按此規定,姑丈李肇星任駐美大使時早該被驅逐了,因為李說:“中國人權比美國好五倍!”說中國人權好沒問題,唐家璇不是說過“中國人權世界上最好”的嗎?但把駐在國的人權扯進去,還要比中國差五倍,這不是干涉內政?這不該被驅逐?只不過李肇星說得完全沒錯,記得他有此金句:“我挨過餓,知道甚麼是人權,你挨過餓嗎?”按此邏輯,北韓人權又比中國好五倍,因為北韓人現在還在挨餓。

當然李肇星雖告訴侄女有那條規定,卻要慎用,要知道秦楓的堂兄李禾禾就在美國討生活,李肇星還私下託美國官員關照自己的兒子,驅逐駱家輝,誰知人家會反過來驅逐誰?勿忘記李有另一金句:“你是中國公民,還有甚麼比這更光榮的?”哪曉得他讓兒子背棄這份光榮,去一個不那麼光榮的地方呆着,這或就是李家的高風亮節,把光榮讓給別人,將屈辱留給自己。

秦楓雖語出驚人,卻不及《北京日報》更“雷人”,該報刊出《從陳光誠看美國政客拙劣表演》一文,指斥駱家輝“種種行為與其自身職責不符,小動作不斷。”何謂小動作?此文列舉:“從乘飛機坐經濟艙、自己背包、拿優惠券買咖啡的‘平民生活秀’;到監測公佈大使館空氣質量數據,摻和北京的城市管理爭論;再到膽大妄為地以非正常方式將陳光誠帶入大使館”。這篇奇文再遭網民狂轟,至為尖刻的一條反諷警告:“行賄受賄、吃喝嫖賭才是駱家輝大使在中國的惟一出路!請你駱大使認清形勢,痛改前非,不要再做傷害中國人民公僕的事情!”褒揚駱家輝的網評則有“ 拿着美帝工資的中國信坊辦主任”、“中國殘聯主席兼中央精神文明辦主任”、“唯一全家都扎根在國內的部級官員”。

駱家輝確係代表美國利益,卻同時又代表着美國價值,他提升了美國在中國民眾心目中的形象,這正與大使“自身職責”相符。其實並不在於他做了甚麼,而是中國的民心輿情已有滄桑之變。二十三年前方勵之進入美使館避難,坊間尚有微詞,這多少和民族主義情結有關;大陸學者傅國湧就曾批評,方勵之此舉令八九民運的道德資源有所流失。殊不知而今時陳光誠進入美使館,舉國網民卻一邊倒地將他視為英雄。人心如此,中國不變,更待何時?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奸雄和女俠,醜聞和史詩

 

一個國家發生劃時代變革,需要醜聞故事和英雄史詩作催化劑和助燃劑,當下中國都齊備了。王立軍闖館,薄熙來篡權,谷開來殺人,醜聞把天捅了個大窟窿;盲人陳光誠飛簷走壁,孤身突出十八銅人陣和木人巷,令人想起顧城的詩句:“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

這個故事還未完,陳光誠跌跌撞撞地摸出東師古村,即有網民玉閃、珍珠雌雄雙俠接應,一騎絕塵,疾馳千里,把陳光誠送到“百分之百安全的地方”,美麗的珍珠姑娘旋即被捕,其後雖放人,卻被軟禁在家,陳光誠冗長的厄運在她身上延續……儘管難掩悲情,卻是一個轟轟烈烈的故事。

後六四廿多年,國人參與公共事務的熱情已墮入冰點,天下維穩,惟此為大,暴力解決不了的,用金錢解決;白道解決不了的,用黑道解決;國法和家法都解決不了的,用包羅萬有的潛規則解決。於是偌大中國犬儒盛行,物欲橫流,英雄故事瀕臨滅絕。如今英雄降世,正是斯人不出,奈蒼生何。陳光誠固然令人欽佩至極,而玉閃、珍珠亦為俠之大者。

玉閃是這次營救行動的策劃者,功莫大焉。我卻單說珍珠女俠,須知人的正義感不易恆久,“看望陳光誠公民行動”的參與者冒死去過一次東師古村,其正義感已得到宣洩,即便不再去亦堪驕傲。但美麗的珍珠姑娘一次次履險前去,座車被砸個落花流水,人被拉下來拳打腳踢,還被丟村外荒郊野嶺,但珍珠姑娘九死而未悔,直至把非親非故的陳光誠從虎狼窩裡救出來,末了自己接替陳的命運,成為陋室囚徒。這就是時代英雄,中國人最優秀的基因在玉閃、珍珠身上陡然閃射出久違的光芒!

陳光誠的遭遇是天朝的羞辱,卻又拭亮無數同胞的人性和人道精神。陳的生存權要靠外夷擔保,這樣的國恥還未夠。駱家輝和美國助理國務卿陪同陳光誠赴朝陽醫院,推輪椅那個角色本來應該是溫家寶,溫總更應熱淚漣漣地握住陳盲人的手說:“我來晚了。”然而此刻天朝官員都隱形了。天朝之辱還未終了,美國官員次日再回醫院探訪被拒,陳光誠一旦發現身邊全都是穿制服的中國面孔,忽而沒有了安全感,於是改變主意要赴美,去“百分之二百”安全的地方。這剎那慌亂,是長期幽閉恐懼症患者的正常反應,卻也洩露了這個國家就是一個精神大監獄。

其後陳光誠通過郭玉閃發表的四點聲明,希望體諒他那一刻“複雜而微妙的情境”,他再度申明不要求政治避難,只想去美國休息幾個月(他早已有紐約大學邀請函)再回國。而在他發出這個聲明之前,美國國務院已明確,一切視陳光誠意願而定,無論留在中國還是移居美國,美方都接受。為何中國公民之權利,不是由自己的國家來保證呢?這是一個無法解釋而大家都知道答案的問題。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黨為薄熙來罪證太多而發愁

 

薄公案脈絡越豐富,細節越生動,戲劇性越跌宕,其政治內涵就越深刻。中共一再嚴查“謠言”,又抓人又封網,卻堵不住這個驚悚故事如野火一般流傳。更何況,劇本原始素材有相當部分在美領館手裡,駱家輝早用外交郵包特急快遞至華盛頓;美國人又和英國人分享情報,歐美各大媒體爭相作深度報導。天朝已喪失了原創版權和終極政審權,所以奧巴馬才被大陸網民戲稱為政治局第十名常委。

然而中共雖無故事版權,卻還握有刪節權,至少對治下的子民是如此。剛拿下薄熙來時,舉國錯愕,故而中央把薄家的刑事重罪曝光,並要求全黨全軍緊密團結在黨中央周圍。而及至薄營已瓦解,中央又發愁了,薄罪證太多,更糟糕的是論貪腐糜爛雖駭人聽聞,卻與其他高官只有程度差別,要“曬”出來大家都受不了。而薄熙來在胡溫心目中真正的彌天大罪卻又說不出口,諸如對抗中央、另搞一套,都是以前黨內路線鬥爭的用語,這樣的措辭才真叫“文革餘孽”,就連整肅趙紫陽時也未再用,鄧小平一句“不爭論”,就揭過去了。雖然中央結論指“犯了分裂黨的嚴重錯誤”,趙紫陽至死仍為這句話忿忿不平。但中央對薄熙來的家法處置,顯然要比“嚴重錯誤”要更嚴重,但如何結案,真是犯難。

《環球時報》罵艾未未“特立獨行,桀驁不馴”,用在薄熙來身上倒恰如其分,若加上飛揚跋扈則更貼切。薄謀權就要謀最高權力;斂財貪得無厭;玩女人要名媛、明星、電視主播、模特等極品。他可謂簪纓世族中最囂張者,當商務部長時根本不把副總理吳儀看在眼裡,二〇一〇年十七屆五中全會,薄公然批判胡溫的路線,指出“貧富不均、東西差距、城鄉差距、社會矛盾擴大,這早已違背可中國共產黨最初的理想。”其後薄熙來更宣稱要在重慶政改,“鄉鎮一級普選,實現基層人民的民主自治。”

胡溫若據此治薄“分裂”罪,薄反而被殺頭也是烈士。中國諸多尖銳矛盾莫不被薄言中。薄熙來確有一把民粹牌押錯了,他先後在大連、遼寧主政都不曾“唱紅”,眼見近年民怨四起,薄熙來忽而唱起紅來,又廣為羅致左派門客,諸如孔慶東、司馬南、吳法天之類,結果在自由派中失去人心。不管如何,唱紅雖然令人反胃,卻不是罪。

如何發落薄熙來?歷數他殺了多少條人命,斷然不行,殺一條已“嚴重損害國家形象”,遑論命案累累!只治殺英國人之罪,屁民會想,偌大中國只有洋人尚有人權可言,洋人殺得,殺中國人豈不像捏死一只螞蟻?再想深一層,貴為公安局長及副市長,竟找不到容身之地,留重慶是死,跑到北京也是死,整個國家及其“偉光正”制度都保不住他,只有美領館一隅之地最安全。一介盲人陳光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最後一線生機也只在美國使館。難怪國內憲政學者劉軍寧說:“百分之百安全的地方”(參與營救陳光誠的網民珍珠姑娘語錄)在哪裡?今天左派和自由派終於有了共識。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