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2

點球成金的林書豪傳奇

奧斯卡金像獎揭曉,《點球成金》(Moneyball)居然與所有獎項都失之交臂。這部電影我看過,很不錯,原以為它除了編劇獎有望,其餘提名均無勝算。孰料風雲突變,NBA一顆超新星崛起,即便改變不了《點球成金》的奧斯卡運程,至少可為票房增色,亦可為布萊德·彼特角逐最佳男主角造勢。那個“點球成金”的奇蹟就是林書豪。

“林來瘋”的故事不必在此複述,或許這是命運。當初他無緣史丹福大學而轉投哈佛,實係中彩了;他加入NBA把板凳坐穿,未得金州勇士和休士頓火箭兩隊青睞,顛沛流離到紐約,更中了頭彩。我二十多年前來美,適逢芝加哥公牛時代來臨,從此喬丹統治籃壇好多年。惜乎紐約尼克斯隊的全盛時期撞上了喬丹的全盛時期,隸屬紐約的球團都財力雄厚,歷數廿餘年間,棒球、美式足球、冰球都先後拿過冠軍,只有籃球“斯人獨憔悴”,這個賽季之初亦萎靡不振,殊不知林書豪橫空出世,紐約尼克斯隊氣數陡然一變,人氣飆升,久旱盼甘霖的紐約人已經迫不及待地談論總冠軍之夢了。

惟一能譜寫林書豪傳奇的只有美國,這裡並非沒有種族與文化歧見,卻是全世界最少歧見的移民國家,尤其比起中國而言。做“強國”人,官民、貧富、地域、城鄉、漢人與非漢人之間,歧視的種類既五花八門,其程度又無比嚴重,僅舉“你們算個屁”就夠了。而在大洋彼岸,一個人奮鬥成功稱之為“美國夢”,此間崇尚機會平等和追求權利平等,美國人崇拜英雄,英雄莫問出處。林書豪成就了這個夢想,他就成為每個人的楷模。

然而在中華文明的板塊,英雄要問出處,那不但關乎血脈問題,更時常上升為政治問題。林書豪便是一例,林熱爆全美——某種意義上是紅遍全球,新華社記者居然撰寫奇文,要林書豪“抓住機遇”,加入中國籃球隊以趕上倫敦奧運,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於是林書豪就要脫籍美國,宣誓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聽上去,酷似天朝訓誨孤懸海外的台灣要“抓住機遇”,趕緊回歸強盛祖國懷抱。

大陸愛國球迷代林家認祖歸宗,查出林書豪母系那邊乃浙江籍,當屬不折不扣的中國人。豈知惹惱了林老太,她矢言林家十代都是台灣人,哪是甚麼“中國人”!於是大陸這邊罵戰又起,“台灣人”稱謂絕對政治不正確,就像香港中聯辦郝鐵川所言“不合邏輯”。到頭來卻有個美國議員結束了這輪無謂的口水戰,他對馬英九直言:林書豪就是美國人。

中國人過於亢奮的政治腎上腺素就此平息了嗎?假使美國奧運代表團把林書豪召至帳前,為國出征,各方好像可以閉嘴了。然而只有台灣人為此與有榮焉,隔岸的憤青一族罵聲復熾,身為強國子民何等榮耀,誰叫林書豪不“抓住機遇”歸化天朝呢!他們尚未曉得,林書豪父親是綠營中人,在台灣政治光譜中此屬尋常之事,假使對岸憤青得知這個“秘密”,恐怕更嚥不下那口惡氣了。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習近平訪美,誰不高興?

拜登在情人節的春寒料峭中沒有“白等”,習近平到埠對他寒暄:“知道你正忙於國家事務……”這大抵官話中的“百忙之中”如何如何。拜登副總統答:“你就是我們的國家事務。Happy to be here”。雖也是官話,但美國人對習到訪,沒有理由不Happy。

我也很Happy,記得胡錦濤在白宮被鬧場者吼一嗓子,嚇得找不着北;江澤民不避兩腳牛屎,要求造訪小布殊德州農莊,胡錦濤連切尼請求和他單獨會晤都予以拒絕,更不能設想胡會與美國民眾建立私人友誼。然而習近平除了和“白等”侃侃而談,還安排和多年前投宿愛荷華州農莊的房東見面敘舊。就像戴安娜曾給一對美國夫婦做鐘點工照顧小孩,及至嫁入王室,她特邀已返美的那對夫婦參加自己的婚禮,為此美國人都覺得很受用——習近平也如此。雖說這主意不是來自中方,僅係愛荷華州州長的邀請,習近平愉快地接受了。再念及“白等”在北京鼓樓吃炸醬麵那一幕,小習不妨去吃一次漢堡包與民同樂,儘管那是美式垃圾食品,至少沒有地溝油。

甚麼人對習近平到訪不高興?是藏人。各地趕來的流亡藏人在白宮、中國使館外示威,原因無他,就是近期大張旗鼓把四大領袖像(毛鄧江胡)和五星紅旗送入所有藏區寺廟供奉,還在寺廟建立“寺管會”黨支部,遂激起又一波反抗,更有喇嘛自焚和藏人死傷。

當局此舉愚蠢至極,橫蠻至極,“唱紅打黑”的重慶把和尚尼姑道士召集上台唱紅歌,已經夠糟踐宗教的了,但至少沒有要求漢人寺廟道觀掛四大領袖像和五星紅旗,卻獨對藏區如此,非但侮辱了藏傳佛教和釋迦牟尼,更是對人類文明的侮辱。畢竟世界上還未有過一個政權及其統治者敢對世界三大宗教冒犯到如斯地步,就連伊朗現總統斷然否認納粹屠殺猶太人,並對以色列國出言不遜,卻也未至於侮辱猶太教。

很不幸,此事就是習近平抓的;更不幸的是,此乃習近平受命執行的政治任務。若論習家遺風,習仲勳當年上書中央,強烈批評王震入疆對回人的血腥殺戮,致使王震及政治部主任鄧力群被調離中共西北局。此事趙紫陽晚年回憶錄《改革歷程》中寫得很清楚。

中共把“支部建在連上”擴展到“支部建在廟裡”,從來沒有世俗崇拜、國家崇拜、個人崇拜的佛教寺院,被強迫懸掛國旗和四大領袖像,這四人中有兩個還活着,有一個是當朝統治者。須知毛時代之後,終鄧小平一朝均禁止製作他的標準畫像,江澤民容許有自己的畫像卻沒有要求到處懸掛。只有胡錦濤在建政六十週年時,讓遊行群眾扛着巨幅四大領袖(當然包含他自己)像招搖過市。此情此景源起於斯大林時代,時至今日僅得朝鮮、古巴和中國尚存此種歷史遺孑。

自不待言,立意把俗家人物畫像請入藏人佛堂的正是胡錦濤。這樣君臨一切的黨意志,就連漢人網民也一片批評之聲,試問流亡藏人對習近平來訪會高興嗎?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王立軍去給駱家輝拜年?

新春伊始,重慶打黑英雄(又稱“黑打”英雄)副市長王立軍“林沖夜奔”,竟奔進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滯留”一晝夜。其後王立軍如同紅歌裡大義凜然的革命者,迎着館外裝甲車、武警、公安、國安結成的大陣,雖萬千人吾往矣。旋即三路人馬(成都、重慶和北京國安)一擁而上,自是佩有錦衣衛腰牌的國安將人拿下,然後直飛北京,好讓他不受干擾繼續“休假式治療”。

這幕賀歲大戲才開鑼,後續情節懸念叢生。北京外交部和美國國務院都語焉不詳,卻又給對方留足面子。須知王立軍“私自”(後來天朝官媒把“私自”兩字刪除)在美領館“滯留”這麼久,美方人員哪敢私自做主,必定上報駱家輝,況且王立軍貴為直轄市副市長,也只有駱家輝配跟他說話。駱大使緊急請示過國務院,當然要和貴客視頻對話,款款深談。雖不知其詳,但大家都是黑髮黃膚,互相拜年是一定的。

王立軍“林沖夜奔”,令人聯想到另一賀歲小品——司馬南“腦殘”事件,此公剛發完一條反美微博,就登上飛機赴美國與家人團聚過年,倘非在機場自動扶梯馬失前蹄,被夾頭頸導致“腦殘”,廣大愛國同胞還不知道這位反美鬥士原來狡兔三窟,其中一窟竟安插到敵人心臟華盛頓去了。王立軍何嘗不是黨國棟樑,當初空降重慶接管公檢法系統,持有中央軍委手令,有如尚方寶劍。然而王立軍自己大難臨頭,第一個想到的還是美國領事館。這兩位不惜拋頭顱灑熱血,強化中美兩國友誼的紐帶,給龍年春節增添了許多喜感,原來“中國不高興”就罵美國;而中國人不高興還是要去找美國。

大清朝中興名臣曾國藩早就論斷:“米人秉性淳厚,與中國常思報效之心。”要知道李鴻章怎麼說,朝鮮方面有記載,他教導末代王妃閔妃(即韓劇《明成皇后》主角)說:要多依靠米國,米國與其他洋夷國家不同,講道理,重信義。

到了本朝,那些賣國言論已掃進歷史垃圾堆。但“強國”群臣的域外親眷爭相寄身米國籬下,單說平西王薄熙來,有子堪稱人中龍鳳,薄瓜瓜拿下英國牛津學位,又到米國哈佛深造。駱家輝出行坐經濟艙,小薄子赴美卻坐專機,據報是大連某富豪包的飛機,此屬網上蜚短流長,我只採信《華爾街日報》拍下的照片與相關文字,薄瓜瓜開着法拉利跑車約會小洋妞,此妞門第不輸薄家,她是洪博培(Jon Meade Huntsman)的千金。洪博培當過猶他州州長,前任駐華大使,本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之一。

說來“強國”子民大多記得洪大使,那是茉莉花革命敏感時刻,洪大使現身王府井街頭,被“強國”官媒指為黑手。莫非薄瓜瓜是銜命打入洪家刺探軍情?如今駱家輝大使接過反華任務,莫非王立軍是前去嚴正警告美國:我朝崛起了強國了,你們放老實點!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國家強了,邏輯也強

除了罵港人是狗和王八蛋,孔慶東造句中還有“欠抽”和“一個字:賤!”他事後強調:“我是為香港人好。”換言之,孔慶東所稱的“新加坡婊子們”和“新加坡人很無知,基本上甚麼都不懂”,那也是為新加坡人好。這等邏輯儘管很賤很欠抽,卻在“強國人”圈子當中大行其道,真是國家強了,邏輯也強。

舉例專制主義衛道士、大陸名嘴司馬南春節前夕在微博寫道:“美國是全世界人民的敵人,剝削世界各國,類似一個巨大的腫瘤。”然後司馬南直飛華盛頓與家人團聚過年,孰料在機場自動扶梯被夾頭頸,送醫院急救,令人想起了當年面對克林頓指斥美國人權的北大女生,她就是其後遠嫁美國的馬楠。故而司馬南機場“腦殘”事件,成了大陸網民頗具娛樂性的春晚小品。此時強國邏輯便強勢登場——

司馬南腦殘未癒即上微博反擊:“他們的邏輯非常霸道獨特,批評美國政策就是反美,反美者來美國就是虛偽,虛偽就是漢奸賣國賊,漢奸賣國賊的妻女必為美國移民。”豈知司馬南就是玩這種霸道邏輯的慣家,因為他同時寫道:“他們羞辱司馬南,其實與我個人沒什麼關係。他們要藉機表達的是對執政黨和中國政府的憎恨。”亦出於同一邏輯,司馬南早前指西方追捧艾未未的“反華”主張,艾“拿了外國的錢”;又指陳光誠去了一趟美國回來便開始“反華”。如此推論何止霸道,根本就是王八蛋邏輯!

再觀孔慶東,他進而把此種強國邏輯發揮到極致,他把調侃司馬南的網民罵為法西斯,稱:“在機場扶梯上把腦袋夾了是有危險的,我看到公共知識分子沒有同情,充滿法西斯幸災樂禍。”“我們聞出了殺人的氣息,這些人根本不關心活人。大家本來應該討論扶梯問題,現在我們看到的是邏輯荒誕,瀰漫着殺氣。”孔慶東忘了自己非但是至賤3D版原創者(去你媽D,滾你媽D,X你媽D),更有赤裸裸法西斯言論,他稱“記者現在是我們國家一大公害”;“這些記者排起隊來槍斃了,我一個都不心疼!”

同樣的強國邏輯,天朝官員更是駕輕就熟,駐英大使劉曉明大年初一接受英國BBC專訪時說:“中國的執政黨是共產黨。但中國共產黨只有七千萬黨員,而中國人口有十三億。因此我認為你無法把中國稱為共產黨國家。”談到艾未未及言論自由時,他說:“艾未未並不缺乏言論自由,否則你怎麼知道他講了甚麼?”如此極具中國特色的強國邏輯,更有唐家璇名句“中國人權是最好的。”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持不同政見者在中國並不存在。”廣東省公安廳何副廳長:“我現在還不知道哪一個國家比我們國家的網絡更開放。”……欠抽是一種暴力語言,在有文明法治的地方,用於人身與國家、地域、族群都不能容許,用於這種天朝邏輯似乎可以成立,卻還是太過暴戾,不如沿用孔慶東句式——“一個字:賤!”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不是狗與蟲,是公民臣民之爭

 

 

港鐵“罵戰”升溫,頗有族群分裂之虞,始作俑者固然係“狗”和“王八蛋”之罵,但“蝗蟲”絕非香港文明尺度所能接受的稱謂,把發生在港鐵列車的文明碰撞淪為一場動物昆蟲混戰,則抽離了公民社會與臣民社會的本質差異。

 

其實是非曲直在視頻裡已很明白,內地婦人稱地鐵進食是“小事”,斥眼鏡男“多事”;事後兩地罵戰升級,內地罵手怒斥港人“圍攻小孩”,又稱假如指吃東西是洋人,港人就會換一付嘴臉云云。

 

今有眼鏡男阿Ken現身說法,令我覺得他是年度傑出青年的不二人選。眼鏡男坦承自己是“多事”之人,看見大陸、台灣及別國旅客有困惑,都會主動幫助;香港滿街洋人,眼鏡男雖未遇到地鐵進食還吃得一地是渣的洋人,只見過截的士不排隊的洋人,眼鏡男一樣告訴對方何為規矩,卻未遇到不聽勸告者,從未經歷不愉快事件;至於“圍攻”小孩更是子虛烏有,列車上發聲的港人都是勸止內地成年人,始終未“圍攻”過小孩,反是直言“應該是媽媽不對”的女童事後受到坊間輿論一片讚揚,然而這女童當時卻被其親人示意噤聲,這是甚麼身教?

 

可嘆專制社會的臣民生於斯長於斯,“愛國教育”飽和,卻未受過公民教育,很多人不理解在公民社會怎會有“多事”之人出來管這種閒事“小事”。豈知像眼鏡男阿Ken這樣的普通公民,在其他現代文明國家舉目皆是。誠然歐美諸國也有差別,可以看到凡是不拘“小事”之國度,文明程度就差一些。

 

那麼對於專制臣民來說,甚麼是大事?去問在趙連海公寓樓前巡邏放哨,並狠摑香港女記者一記耳光的居委會阿嬸;去問在山東臨沂扼守要津,嚴防閒雜人等接近盲人陳光誠的那幫打手,他們可以毫不含糊地告訴你,愛國和維穩就是頭等大事。

 

至於地鐵上進食吃得天女散花,落英繽紛,那是小事;至於毛賊在公共場所行竊,惡徒在街市搶劫,被車輾過幾次的小悅悅蜷臥於血泊之中,專制之下的臣民不會去“多事”。他們連自己的權益都不敢挺身維護,遑論去管別人的閒事?

 

誠然,黨國“大事”又另當別論,只不過像眼鏡男阿Ken這樣不計報酬而盡公共義務的傻子,在天朝盛世是珍稀物種,因為“強國人”勇於維穩,看似很光榮,孰知做大事卻是要收錢的。管制趙連海花了多少維穩費,不甚清楚,但僅為隔離禁錮陳光誠區區一個盲人,政府投入高達五千多萬。何以強國的維穩費超過國防軍費?這就是答案。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