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11

衣都剥光了,還剥甚麽?

“愛裸裸”網絡運動如同集體縱聲大笑,無情嘲弄著強橫而顢頇的專制巨獸。曾記否,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就是被笑聲推翻的,其時他在廣場露臺發表例行演講,那相當於天安門城樓,孰料廣場一角傳來陣陣嘲笑,旋即擴展為滔天大浪,萬人暴笑中齊奧塞斯庫狼狽而退,從此永別權壇,他的肉身連同整個王朝都湮滅在歷史塵埃中。

誰能想本朝最沉悶乏味的君主(華國鋒同為悶人,卻比胡強),偏偏生產出那麼多笑料。單說艾未未案,從抓人之初的“重婚”罪,換成“逃稅”,現在又追加“淫穢圖片”,一次比一次低劣,艾和網民變著花樣的反抗,又使官方笑料更“重口味”,更具娛樂性。

就在強化對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政治迫害之際,胡錦濤近日卻在全國文代會、作代會講話,所用話語之文獻社論本色一如既往,隨便摘錄就足以悶倒一大片,他要求作家藝術家“要認真學習貫徹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精神,始終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以科學發展為主題……”

我不明白會場怎麼不爆笑,與會者不少我都認識,他們不可能都是體制內的乖寶寶,相信抿嘴偷笑者不在少數。胡四代真累,從馬列祖師爺開始,歷代香爐都得小心供著。大概到習近平這代,那一長串“敬語”又多了一截,代代無限延伸下去,累贅下去。

且不說胡式語言是如何貧乏,他代表黨對作家藝術家的要求,比照鄧小平時代大幅倒退。一九七九年我作為廿多歲的青年作家出席了第四屆全國作家代表大會,親耳聽過鄧小平的講話,講話稿由胡耀邦主持起草,取消了“文藝從屬於政治”,“文藝為政治服務”。我清楚記得,當鄧小平講到“寫什麼和怎麼寫,只能由文藝家在藝術實踐中去探索和逐步求得解決。在這方面,不要橫加干涉。”會場爆發長時間掌聲,鄧小平幾度欲再講下去亦被掌聲所阻。單這段話就不知比胡錦濤強出多少。胡耀邦到了八十年代更給詩人臧克家回信,徹底否定要藝術家“改造世界觀”的提法,而胡錦濤講話卻與重拾毛時代“改造世界觀”的破爛無異。

特立獨行的藝術家艾未未被捕時被剝光了衣服提審,不旋踵這麼多網民陪著剝衣上網,“愛裸裸”是一輪集體行為藝術,它剝光了專制者的衣冠,裸袒出猙獰巨獸的鱗甲和膿瘡。下一步還剝什麼,我想偉光正的臉皮要被一寸寸剝下來了。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人物肖像

其一
薊燕龍戰卜難明,忽報陳橋驛帝星;
奪嗣始憐逢國老,扶靈幸不履春冰;
斯墻圮矣飛鴉在,此脈存乎後漢興;
最是承平傳璽日,問何人得廢其名 。
其二
五十萬餘罹劫身,星城枯木獨逢春;
負棺元輔許安國,刺舌誰人論過秦;
五色石成天漸裂,千緡貫朽利先分;
歌吟欲度胡弦外,忍向江河水底聞。
其三
漫云弱主不知兵,雪域風高草葉腥;
一指龍城橫紫霧,盡凋花萼與青萍;
民思變日宜封步,倉稟實時易守成;
又是十年駒過隙,漁翁釣老舊灘聲。
其四
畫龍容易見龍難,龍現堂東俱喪顏;
俄有鼎臣知屋漏,久無親貴念民艱;
三朝紫閣肱三折,一席溫言淚一彈;
歲歲井田頻過虎,即今騎虎配金鞍。
其五
勳侯有德未居之,雛鳳岐山飲啄時;
道觀桃根鐫代謝,荊人璞玉獻逶迤;
紅綾報縛衢中兔,白羽恆穿節外枝;
況未與民更始日,乃翁當愧百年遲。
其六
西狩者誰卓不群,烏衣巷陌紫衣人;
神京遠後疏朝聖,呂枕涼餘起鼓盆;
自此陽春無白雪,於今下里遍紅巾;
伏麟未信江干老,畫餅分糕謂賑貧。
註:老宰輔歸隱後寄情於胡琴。星城為長沙別稱。呂枕典出唐人《枕中記》之黃粱一夢。鼓盆典出莊子鼓盆而歌。
(寫於2011年晚秋)
简体版
人物肖像
其一
蓟燕龙战卜难明,忽报陈桥驿帝星;
夺嗣始怜逢国老,扶灵幸不履春冰;
斯墙圮矣飞鸦在,此脉存乎后汉兴;
最是承平传玺日,问何人得废其名 。
其二
五十万余罹劫身,星城枯木独逢春;
负棺元辅许安国,刺舌谁人论过秦;
五色石成天渐裂,千缗贯朽利先分;
歌吟欲度胡弦外,忍向江河水底闻。
其三
漫云弱主不知兵,雪域风高草叶腥;
一指龙城横紫雾,尽凋花萼与青萍;
民思变日宜封步,仓禀实时易守成;
又是十年驹过隙,渔翁钓老旧滩声。
其四
画龙容易见龙难,龙现堂东俱丧颜;
俄有鼎臣知屋漏,久无亲贵念民艰;
三朝紫阁肱三折,一席温言泪一弹;
岁岁井田频过虎,即今骑虎配金鞍。
其五
勋侯有德未居之,雏凤岐山饮啄时;
道观桃根镌代谢,荆人璞玉献逶迤;
红绫报缚衢中兔,白羽恒穿节外枝;
况未与民更始日,乃翁当愧百年迟。
其六
西狩者谁卓不群,乌衣巷陌紫衣人;
神京远後疏朝圣,吕枕凉余起鼓盆;
自此阳春无白雪,於今下里遍红巾;
伏麟未信江干老,画饼分糕谓赈贫。

(写於2011年初冬)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當窮人之間失去同情心

輾童案這種慘劇在盛世中國還不斷發生,未幾四川又輾斃一名五歲女童,日前河南一派出所所長醉駕連續輾斃五人……佛山輾童案還有一點鮮有人提及,就是世道已潰敗到窮人之間也無同情心。西方富人同情窮人是一種貴族人文精神,不是每個人都有,卻總能香火傳承。古代中國雖無西方意義上的貴族,卻有另一種精神道統,杜甫“三吏三別”,包公“陳州糶米”,鄉紳的善棚粥廠,同樣不絕如縷。試看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有幾個是窮人?就連共產黨盤古開天的一眾元勛,也是殷實人家子弟。

目下中國同情窮人的官二代富三代看不到了,只見撞死人還振振有詞:“我爸爸是李剛”的紈绔子弟,還有沒撞死人卻追加八刀的藥家鑫。卻說這不獨見於中國,極權體制下的二世祖多系如此。譬如被處決的卡達菲第五子,從照片上看他臨刑前喝瓶裝水,抽最後一枝煙,一副慷慨就義的樣子,令大陸憤青肅然起敬,交口稱贊。殊不知《英國電訊報》采訪一荷蘭女子Talitha van Zon,她是五阿哥的女友。五阿哥不時約她到歐洲和加勒比的豪華度假村歡聚,動輒包下酒店幾層樓呼朋引類。她曾問:要花多少錢?答:兩百萬美元。問:一年?答:不,一個月。van Zon繼而回憶,某次僕人送來的膳食冷了,五阿哥摔盤於地,強迫僕人趴地舔吃。五阿哥對女友說,他相信自己能繼承父業,并比父親做得更好。他對利比亞人民的苦難毫無同情之心,稱:造反民眾都是不知感恩的小人,發誓要“將他們統統消滅!”

同樣,中國官二代富三代成長的環境就沒見過甚麼是公平,他們對此沒有感覺,有的只是對底層民眾的蔑視。問題卻是世道沉淪令窮人之間也日趨麻木冷漠。其深層原因非一篇短文所能盡論,直接原因已有多人論及,即彭宇案後遺癥。但還有一個直接原因卻漏掉了,就是專制機器要求大家變成這樣的人。中國人素有圍觀心態,魯迅《看客》對此深惡痛絕,并視為文化劣根性之一。是否劣根或者到底有多劣,難以斷言,但魯迅的文化批判實不如共產黨的國家暴力管用,今春茉莉花革命以來,城市要津軍警林立,市民數人結伴而行或者駐足圍觀都遭盤查驅散。街頭新宣傳標語赫然是“少管閑事,多做實事!”

這大約是新的時代精神,多做實事是虛,少管閑事為實。中國人好圍觀的老傳統一下子煙消雲散。小悅悅蜷臥血泊之中,十八途人不敢施援手,未始不是“少管閑事”政府訓誨之直接效果。環顧國中,見竊賊而仗義挺身者早已絕跡,懾於威權力量的人必然怯於公義擔當,乃至於連憑良心行小善也不敢為了——除了那個沒有文化,沒受過八榮八恥教育的拾荒婆。

窮人對窮人也失去同情心,還不是人性墮落的極致,怯於爭取公平正義的人群,最後只會墮落到一種境地,便是鬥不過官家富人就互鬥,窮人彼此撕咬吞噬,那才是末世。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