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1

當一個盲人成了國家公敵

近日有兩個最底層的小人物成了輿論焦點,一個是拾荒婆陳賢妹,另一個是山東臨沂的盲人陳光誠。

陳賢妹事跡不必細述,她和那十八途人都令當局大為尷尬,麻木冷漠的世相誠系社會潰爛的膿液,拾荒婆卻褫奪了黨和政府的光環,更懊惱的是,賜予獎金她又不要,還遁回清遠老家,欲在社會主義道德牌坊鐫刻其名而不得。她返鄉後,當地政府之大事表彰,真是滑稽至極,稱她“為清遠爭光”。此情此景,就象李娜脫離國家體制當個體戶,卻拿了法網冠軍,忽而成了國家英雄,三八紅旗手之類的頭銜,你不要也不行,眼見未來全國政協委員也虛席以待。卻要問,赤貧的陳賢妹帶著小孫女離鄉背井去撿破爛,怎會為清遠爭光?又如何為盛世增色?

接下來說到盲人陳光誠,他知名於世并非始於今日,他因揭露臨沂政府野蠻的計劃生育而被判刑,刑滿釋放後一直被監視居住,夫婦被禁足出門,窮困的沂蒙山區因之領受了巨額維穩費,并擁有尖端電子設備,就是截斷這一家人的手機信號。陳光誠夫婦屢被抄家和毆打,小女兒也處於半失學狀態。只緣某日雷擊破壞了當局儀器的屏蔽功能,陳光誠得機打出電話,暴怒的鎮長帶隊對陳夫婦毆打長達四小時,世人有必要記住鎮長名字,數次暴打陳光誠都由他領頭,此人叫張健。

陳光誠一家的遭遇,引起越來越多網民關注和同情,并發起了一波又一波聲援行動,參與者不乏知識分子和傳媒人。他們探訪每次都當局暴力驅逐,其中一位憑良心加入聲援行列的新華社記者還被撤職。然而探訪網民前赴后繼,他們先遭警察搜身和恐嚇,其後更有關隘重重,最堅如磐石的防線由幾十名赳赳武夫把守,全天候給陳家站崗,生人勿近,他們出重手毫不留情,聲援探訪者只要進入最後禁區,無不被飽以老拳。這些是黑道人物?是鄉丁民團?是受人錢財與人消災的打手?反正和張鎮長帶隊入屋毆打陳光誠夫婦的是同一夥人。

由此可見,陳光誠的不幸,反倒養肥了吃維穩費的一群蛀蟲,從臨沂地區到沂南縣再到雙堠鎮,官員先割下大塊肥肉,維穩辦又多養一堆公務員,至於編外雇傭打手,只是吃殘羹剩飯的角色。

盡管如此,探訪陳光誠的網民依然絡繹於途,如此事態自會層層上報,最高層了如指掌,卻鐵了心要彈壓。在這個遍地臣民的專制國家,這些聲援者就是未來的現代公民,豈容他們有存活和伸展空間,甚至不能留下一絲微茫的希望。筆者今春寫過一首詩,抒發對這位盲人成為國家公敵的感慨——“梁山早屬祝家莊,羽檄猶飛白虎堂。惟魯聚文齊聚俠,盲詞村鼓涉興亡。”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老朋友與小朋友之死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卡達菲死了,死狀慘不忍睹。他喪命前大喊:“你們這樣做違反伊斯蘭戒律!”此話說得好。只不過,他用重武器屠殺平民時卻完全蔑視伊斯蘭戒律,故而暴君暴死,真是“求暴得暴”。

北京外交部非洲司司長稱:“卡達菲不是中國的朋友”。然而有案可稽,江澤民〇二年出訪利比亞,稱卡達菲是中國人民的“親密朋友”,這個親密朋友因策劃國際恐怖活動,其寓所曾遭美國轟炸報復。江澤民參觀彈痕猶在的卡氏舊宅,表示:“美國炸毀了這些墻壁,但他們無法扼殺信念。”

〇七年武漢大學召開卡達菲思想學術研討會,稱贊他是思想家,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他的《綠皮書》意義如何深遠。說來泱泱天朝已“代表人類先進文明”,偉光正至此,怎看得上卡氏的甚麼鳥思想,無法是外交逢迎順便誆人家的贊助款罷了。倒是卡達菲深刻領悟中國專制主義的核心價值,是次血洗利比亞示威平民之初,他就擲地有聲:“天安門事件發生時,坦克開進去對付示威者,這不是開玩笑的,要盡全力維護國家統一,站在坦克前面的人,都被輾得粉碎!”

可嘆戴上“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此帽都難有好下場。還有那句“中國的朋友遍天下”,眼見卻是一眾老朋友紛紛失掉了天下。剩下形影相吊的三兩家,陽壽也屈指可數。

中國人民對“老朋友”之死卻是冷嘲熱諷,乃至彈冠相慶,倒是對小朋友悅悅之死痛入心扉,她的命運正是世道沉淪,道德垂危、社會潰敗的集中寫照。汶川罹難孩子們被黨疼國愛的醮壇強行超度,已夠可憐,小悅悅做人做鬼都不幸福,連黨疼國愛都輪不上,只有拾荒阿婆陳賢妹施予最後的人道關愛。陳阿婆說的最關鍵一句:“反正我沒有錢,不怕別人賴上我。”只有赤貧者才敢出手相救,這是甚麼國家?

小悅悅的母親向陳阿婆下跪感恩,壟斷人世間所有光輝、溫暖、恩情的黨也甚為不快。有位“深圳老崔”網友模仿《環球時報》痛批美國大使駱家輝的口吻,寫了一則“環球體”微博:“希望陳賢妹好好撿破爛,陳賢妹受到的關注,大大超過一個撿破爛應該扮演的輿論角色,除了她救小悅悅之外,她拒絕政府的獎勵激起的議論更熱烈更刺激。中國積極炒作陳賢妹‘救人秀’的媒體也應當自重,希望陳賢妹好好做拾荒婆,也希望中國的一些媒體,不要把她的身份搞錯了。”讀畢惟有無語!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小悅悅死了,國族已垂危

小悅悅死了,輾童案還在發酵,并升級成國際事件,這段視頻已播遍全世界,這對人類良心是超越極限的蹂躪。再看YouTube、Faccbook、Twitter,對龍的傳人之網絡評議,堪稱毒嘴毒舌。五毛黨和憤青要對夷人義憤填膺地“說不”和“不高興”,真有得忙了。

至于負責“引導輿論”的官媒喉舌,則要掘地三尺搜集好人好事,證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是如何“代表人類先進文明”,中國人民有著怎樣的幸福感和自豪感。然後找出多少年前某國也曾發生過見死不救的事例,再加以鞭撻和嘲諷。這是天朝百戰百勝的基本定式。

然而輾童案這個潰爛的膿瘡,總要面對。又聞粵省討論立法,那兩個輾童司機本來就有現成法律去懲治,立新法卻是針對類似掉頭而去的十八個途人。先不論這個國家從來都有憲法無憲政,有法律無法治,就本案而論,無論從法律層面還是道德層面,都已不能探明這個社會的硬傷。英美屬於海洋法系,德法等歐陸國家屬於大陸法系,後者對見死不救會控以刑事罪。而英美只是道德責任而非刑事責任。卻緣何海洋法系與大陸法系之文明國家,對救死扶傷都視為天賦的人道責任?就在小悅悅被車輾前幾天,美國女游客在杭州西湖救起一個投湖輕生的中國婦女,而就在小悅悅被輾後兩天,四川又發生一宗幼童被車撞而無人救助之事。前後兩種事例在西方和中國都俯拾皆是。

說來無論道德倡導還是道德仲裁,都不應由政府充當,這該由公民社會自己去管。然而在專制中國,甚麼都由威權全能政府統管。可以想象,如果小悅悅慘劇在民間觸發一場“道德自拯”的新文化運動,又或者民間自發成立一個“小悅悅基金會”,毫無疑問將被無情封殺,任何不受政府控制的民間組織都絕無存活空間。

全能政府把中華民族的道德也壟斷了,必須由它來宣諭弘揚“代表人類先進文明”的說教,由它來給撿破爛阿嬸的頒發慰問金和獎勵,由它來立道德牌坊。目下拾荒阿嬸已把慰問金全數轉贈小悅悅父母,不管她領不領情,社會主義精神文明這頂桂冠她已戴定了。

沒有公民的社會,莫說沒有公德,連私德也在急劇風化剝落。若論中華民族道德的最低點,當然還數人人互相咬噬的文革年間。後文革的八十年代,社會道德有所回升。至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中國人臻達道德水準最高點。北京全城連小偷也罷偷,民心團結向上,這就是專制之下難得一見的公民社會,證明中國人可以成為公民。後六四二十多年,國人的道德又向最低點下滑。小悅悅案就是中華民族集體缺德的新標志。

撫今追昔,不由想起當年我曾受過的洗腦教育,“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它來自階級教育之白毛女故事,喜兒變成野人一般的“白毛仙姑”,是共產黨把她拯救出苦海。如今小悅悅的命運告訴人們,正是“新社會把人變成鬼”!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無公民,怎會有公德

佛山輾童案細節不必贅述,如此世道人心,全世界都不可能看到,卻在盛世中國冷酷展現,深度揭示了八榮八恥、愛國教育、三個代表之“代表先進文明”的大失敗。

其實自後六四以來,光怪陸離的世相就層出不窮,日日翻新,人際間已遠不止麻木不仁,而是互相欺騙互相坑害,從汶川豆腐渣校舍到毒奶風暴,再到注水肉、瘦肉精、膨脹西瓜、染色饅頭、有毒疫苗、假農藥、地溝油……一環扣一環交叉坑害的鏈條,正是社會潰敗的鐵證。

有個花絮是我耳聆眼見的,某次聚會,賓客中有個來自大陸的中年女性,并非“先富”一族,無非剛有私家車而已,頂多小康吧。餐敘間她對開車話題談興頗濃,她說國內有車族口口相傳,在高速路上撞倒人,萬勿停下救助,橫豎是闖入高速路的途人之錯,停下來絕對給自己惹麻煩云云。席間各人聽了都瞠目結舌,我更感徹骨寒涼。

佛山輾童案昭示,中國特色“高速路定律”已擴展至社區街巷;冷血者亦不獨非開車族,連絡繹路人也視若無睹,人心集體潰敗莫過於斯。將之視為教育失敗和公德沉淪,太淺層了。最深癥結在於整個制度及其意識形態,此為萬惡之源。魯迅早就道出:專制使人冷漠、麻木、怯懦、愚妄。被輾女童父母是外省民工,陋巷店鋪和途人也多屬下層,連開車的也是打工仔或小本經營者。他們自己的權利就被日復一日的剝奪,在這個不公不義的社會,何來公德?他們都是臣民,沒有公民的國家就不會有公德。

猶記六四之夜,多少人為救護死傷者而舍身取義,他們以血肉之軀與暴戾的專制機器對峙,迸發出來公民道德與正義感。范徐麗泰將之歸納為“不幸事件”,按她所說這種不幸遠去了,當下應屬萬幸了吧?於是人們“萬幸”地見到這位女童令人髮指之遭遇。

此事亦令天朝甚為丟面,汶川五千多(官方數字)學童慘死,毒奶致使幾十萬嬰孩傷害,都可用黨意志和行政命令強壓下去,不使釀成公共危機。佛山輾童案宛如國家癌癥的活檢切片,如何消解負面影響?老一套自然又來了,大力宣傳惟一救助女童的那位撿破爛的婦女,贈她以獎金和轟轟烈烈的精神表彰。來自最底層的窮家婦,仿佛不是維系了中國人殘存的一絲良心,而成了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最後一抹油彩。

然而不把別人當人,自己也喪失了做人資格,無論對壓迫者還是冷漠者都一樣。“因為古代傳來至今還在的許多差別,使人們各各分離,遂不能再感到別人的痛苦;并因為自己各有奴役別人,吃掉別人的希望,便也忘記自己同有被奴役被吃掉的將來。於是大小無數的人肉筵宴,即從有文明以來就一直排到現在,人們就在這會場中吃人,被吃,以兇人的愚妄而歡呼,將悲慘弱者的呼號遮掩,更不消說女人和小兒。”(魯迅《燈下漫筆》)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家花不如野花香

馬英九的雙十辛亥百年講話墻內開花墻外香,在臺灣無甚反響,卻在大陸回響強烈,網民競相轉貼,評論一時間熱爆微博。

這毫不奇怪,對二千三百多萬臺灣人來說,辛亥革命是一個世紀前發生在中國內地的事,哪怕大陸政權易手後入臺的外省籍,也早蛻變成第二、三代的新臺灣人。誠然辛亥革命和他們今天的生活形態甚有關系,但民主憲政已成了現實,只有面臨被剝奪的危險他們才會緊張。就像缺乏民主的香港人,他們剩下的只有自由和法治,沒事時不會去謳歌這兩件是“好東西”,但自由法治連年受到侵蝕,便只好發出憤怒的嘶吼。

馬英九列舉中華民國篳路藍縷走過的歷史足跡,卻只字不提國民黨在大陸以及在臺灣相當長時間的一黨獨裁,更未作沉痛反省,依我看來這篇講話不算“好東西”。即便羅列入臺之後“三七五減租”和“耕者有其田”的和平土改,十大建設、全民健保、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平反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冤案,均非虛言。但臺灣人民沒有贊頌和感恩執政黨的愛好,連聆聽執政黨自我表揚都興趣缺缺,難怪馬英九講話和者甚寡。

馬英九聰明之處是通篇不提老蔣小蔣,倒是宋楚瑜出來為先公總統父子招魂,責備馬英九。這個宋楚瑜豈止是過氣老倌,簡直是政治舞臺上插科打諢的丑角。

自不待言,比起胡主席,馬總統還是強太多,胡的文宣班底本來就為歷屆最差,再加上黨意志的條條框框,簡直不堪卒讀。胡耀邦和江澤民先後作過紀念辛亥的演講,均提到中華民國,到胡錦濤這一朝,中華民國被人間蒸發了。

說來馬英九講話僅得一處亮點,然而這就夠了,足以引起大陸同胞共鳴——“我們希望有一天,所有炎黃子孫都能和臺灣人民一樣,享有自由、民主與法治的多元生活方式。我們深信,這樣的夢想並不遙遠,因為這些價值在臺灣都已經實現,不是西方人的專利,臺灣經驗應可作為中國大陸未來發展的借鏡。兩岸間不應該是政權之爭,不應該是統獨之爭,不應該是國際空間之爭,而應努力在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核心價值上,彼此激勵,相互提升。我們關心大陸的人權發展,就是因為這是我們珍視的核心價值,也是測量與拉近兩岸距離的重要指標。”

胡主席“重要講話”盡管要全黨全軍全國人民認真學習,然而這朵家花到底不如馬英九這朵墻外野花香。這個比喻,卻令人生出無限感慨,辛亥時還不知共產黨為何物,殊不想百年後辛亥革命成了中共的“家花”,中共成了“最忠實的繼承者”,中華民國之正朔反倒成了墻外野花,哀哉辛亥先賢!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