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1

是誰讓中國人失去廉恥

筆者上篇《中華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時候》,刊出後又讀到歷史學家余英時的評論,北京新張的國家博物館,如何展出五千年文明以及新中國六十年國史,由專家學者組成的咨詢委員會多論會商,都由中宣部主持,關於大躍進和文革,連中共自己都有定論,專家學者建議博物館要提及,但被否決。於是紅朝國史變成一片光明,余英時感嘆:“人無廉恥,王法難治”。

我想引申為:“政府無恥,國家難治”。不妨看本朝道德低點之持續墜落,胡溫當政時曾立威,三申五令截至某月某日,貪腐官員向紀委坦白可免責,結果無人響應。到了如今,茂名市委書記被雙規,他有恃無恐道:“要說我是貪官,說明官場都是貪官,憑甚麼專整我?真讓我交代,我能交代三三夜,把茂名官場翻個底朝天!中國不就是腐敗分子提拔腐敗分子,腐敗分子反腐敗嗎?像我這個級別的,誰不能供出百十個人來?這太平常了!”事實證明他說得對,茂名市百多名處級官員全部涉貪,以致汪洋出面安撫:為“穩定大局”,大家要安心云云。此言一出,道德操守又跌至新低。難怪山西一村官張狂道出:“我不貪污,做官幹啥?”原來無恥已變成天經地義。

其實民眾對官吏亦無甚期望,廣西某煙草局長因“情色日記”曝光已被處理,按韓寒博文列舉,該官僅收受賄賂十多萬,且不喜歡夜夜笙歌,酷似“宅男”,來去不外三幾個情婦。韓寒讓大家投票,結果網絡票選一邊倒,認為他已屬好官。

肥馬輕裘的官二代在大學校園撞死學生,絕塵而去,被攔截後報上家門:“我爸爸是李剛”,令舉國嘩然,但權力可以讓河北大學師生鉗口噤聲。電視播出李剛流淚鞠躬致歉,他兒子在拘留所也可以出鏡懺悔,惟獨沒有被撞死的女生家屬的電視采訪。只有艾未未去為這戶農民拍攝聲淚俱下的控訴,但艾卻被抓了,因為中國就不許有甚麼公民,更不容公民獨立調查,是非黑白的終極裁判只能是權力無限的政府。

再觀大陸知識分子,為艾未未仗義執言的只有獨孤個體,卻不再集體發聲。自從重判劉曉波和剿滅“〇八憲章簽名運動”,大陸知識人已不敢采取任何形式聯合發聲,乃至保持緘默潔身自好,已算守住良心底線。張藝謀名言:“在制度面前,個人是無力的。”比張更甚的大有其人,比如艾未未案,有個叫王文的賤人連續做了《藝術一反華,西方就追捧》、《艾未未們若得逞,中國會更糟》、《抹黑中國美化西方,是某些媒體人的一貫作風》三輯視頻對談,內容勿問,看題目就夠了。不料被內地獨立作家野夫揭破,“王文”就是《環球時報》主筆和社論寫手,他被撕開真面目,便自我開脫:“自己也不想跟著罵艾胖子,只好王顧左右而言他,自己也很尷尬。”又說:“茍存當世,時事復雜,常感無奈無助。”此言應該無虛,惟其如此,更見道德之墮落。且看文藝人的普遍沉默,便可知無恥是可以惡性傳染的。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中華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時候

 

《義勇軍進行曲》詞曰:“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中國人奮起抵抗,天助自助者,中華不滅。今逢和諧盛世,卻生一劫——中華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時候。

這話并非危言聳聽,溫家寶總理新近講話,稱“惡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誠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經到了何等嚴重的地步”。溫總所列計有“毒奶粉”、“瘦肉精”、“地溝油”、“彩色饅頭”,他漏掉的還有毒疫苗、假藥假酒、人造雞蛋、牛肉精膏(可將豬肉染色成牛肉)、屠童案、“我爸爸是李剛”案、藥家鑫殺人案……有的是社會極度不公的惡性潰瘍,但屠殺兒童、撞死人不顧而去,未撞死的還要殺人滅口,豈止缺德,簡直是禽獸!這都是盛朝世相。

道德沉淪,人心潰爛,是歷史之鏡。數往昔,民氣昂揚向上的是唐宋,遂使東鄰日本心悅誠服“全盤中化”。考東方專制主義,宋代皇權最弱,稅賦最少,思想最自由,出版的書籍最多,更占了四大發明的三個,其時中國人道德誠信亦為最高。誠然宋代文治盛而武功弱,不過在冷兵器時代,歐亞大陸均無人能抵擋蒙古鐵騎,反是宋朝抵抗時間最久。宋既亡,中國持續元明清三代七百多年嚴苛的專制統治,人心變得怯懦茍且,道德面貌風化剝落。但墮落到溫家寶悲嘆的這個地步,還是拜中共建政這一個甲子所賜。

且不說毛時代如何使人民愚昧愚忠,如何敲斷知識分子的脊梁,單看當朝政事,從朝官到諸侯都摒棄了理想和準則,只有赤裸裸的眼前利害。不作繁瑣舉例,只說艾未未案,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輯在博客挑明:不管將來歷史對艾怎樣評價,現在艾未未就要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換言之,就是將來的事不去管,只管眼下,先把你治了再說。哀哉,身為統治者都做得如此茍且、這般蠻橫,餘者不足論矣。

再觀溫家寶,他新近這番道德訓誨又引用一大堆格言,計有“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地位清高,日月每從肩上過;門庭開豁,江山常在掌中看。”溫總之引經據典,早已令人審美疲勞,與其掉書袋,不如釋放劉曉波、艾未未等言者無罪的諤諤之士,開放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網絡自由,更方便當權者正衣冠、知興替、明得失,更能讓人民看到政改希望。

筆者也來學溫總吟風弄月,賦詩一首:九轉丹成予取求,瘦豬魚貫雜肥牛。貞觀之治堯之世,斛斗量沙更唱籌。其中“唱籌量沙”典出《南史》,南朝名將檀道濟大破北魏,但軍中缺糧,為防敵逆襲,他便將米麵覆蓋沙土之上,糧秣官假裝量米,手拿竹籌高聲報數,敵軍見疑而不敢進擊。檀道濟此系有勇有謀,不是缺德。今世之偽劣惡性食品和當朝劣質政治,這才叫缺德。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誰在抄襲艾未未

 

艾未未涉嫌的罪名終於羅列出來,聽去品種繁多,經濟犯罪、偷稅漏稅、剽竊抄襲、傳播色情,最後再加上重婚罪。這真是天朝的行為藝術,艾未未有無抄襲,待考,但天朝刑部肯定抄襲了艾未未。

且看滿朝貪官污吏,幾個沒有經濟犯罪?冠此罪名,何乃太諷刺?艾未未的裸體行為藝術,以他昂藏七尺肥胖之軀,無色亦無情,更兼遮住了“襠中央”(黨中央),如屬誨淫,巴黎盧浮宮和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都要查封,大陸自己新開張的國家藝術博物館也要徹底“掃黃”。重婚罪最搞笑,據說艾未未和前妻未正式辦理離婚手續,卻與另一女子育有一子。這等事體,遑論本朝大富大貴者,就算草澤民間亦不知凡幾。單說毛澤東與劉少奇,均未停妻而再娶,新中國建政後亦未補辦正式離婚手續。

筆者驀然洞悉艾未未的狡詐用心,并非當局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而是他患當局入罪無辭,故而誘其入彀。據黨媒稱,艾未未被拘,起初“態度囂張”,後來“轉變”,尤其對重婚事實“并不避諱”——先要糾正黨媒語病,應用“供認不諱”,避諱是指對君王、聖賢、尊長名字身份的避忌。卻說艾未未緣何忽而“轉變”,他堪稱行為藝術大師,先是“囂張”一番,而後擠牙膏一般交待問題,誘敵深入,使辦案方向朝著那幾條線索演進。當局正犯難以何罪定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然而,這套“組合式”罪名,老百姓聽來無不掩口竊笑——此乃身陷囹圄的艾未未隆重推出之最新作品。

說到鐵證如山,中共建政以來浩如煙海的巨案鐵案,無一不是證據確鑿,就連鄧小平也簽下“永不翻案”的認罪書;僅得一人不認罪,遂幽囚至死,他就是趙紫陽。艾未未欲免此噩運,早點認了吧。由此念及姜瑜之“法律不是擋箭牌”,確乎具有深遠歷史和現實意義。劉少奇被鬥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才想起拿憲法做擋箭牌,但那時候“甚麼法律都保護不了你”,終於在開封病餓而亡,連名字都沒留下,死得連狗都不如。法律被糟踐到如斯田地,劉少奇自己也有莫大責任,他和這個黨何曾把法律奉為圭臬?

我看過艾未未制作的楊佳、汶川地震、毒奶風暴、“我爸爸是李剛”、錢雲會命案等多部公民獨立調查紀錄片,其中最感人肺腑的就是關於川震難童的《老媽蹄花》,這是成都一家川菜館的名字,招牌菜是燉豬蹄。全部作品均與“危害國家安全”無涉,看到的只是公民的一顆赤子之心。遂有感賦詩四首——

其一:游俠東行復到秦,萬千葵籽未逢春。夜來秉燭推敲處,錦衛頻槌月下門。

其二:汝罵傾朝竊國侯,請君入甕品同羞。是真狂士常浮白,信否禰衡亦竊鉤。

其三:聖朝風化罪重婚,紅拂當時竟夜奔。何事朱門多妾侍,有虯髯客正沉吟。

其四:未到錦城先請茶,旗亭飯醉燉蹄花。當壚摯母清明淚,春老頹垣飛暮鴉。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续春词(四首)

 

其一

游侠东行复到秦,万千葵籽未逢春。

夜来秉烛推敲处,锦卫频槌月下门。

其二

汝骂倾朝窃国侯,请君入瓮品同羞。

是真狂士常浮白,信否祢衡亦窃钩。

其三

圣朝风化罪重婚,红拂当时竟夜奔。

何事朱门多妾侍,有虬髯客正沉吟。

其四

未到锦城先请茶,旗亭饭醉炖蹄花。

当垆挚母清明泪,春老颓垣飞暮鸦。

注:艾未未川震级纪录片《老妈蹄花》,取自成都川菜小馆店名。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吃飽的畜牲還是畜牲

人要吃饭,所以人权首先是温饱权;按说人要拉屎,称人权即排泄权也无不可,但本朝已一再在联合国重申:中国政府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即为最大人权。

其实此说原创来自“饱学之士”何新,他本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相当于翰林学士,他发明了这门“饱学” ——吃饱之学,从此枝繁叶茂,天朝官员无不将生存权和温饱权倒背如流。然而人权从来都是指人的公民权,政治权,文化权,而非指吃喝拉撒睡的动物特性。诺贝尔经济奖第一位亚洲得主是印度的阿马迪亚森,他专门研究灾荒成因,贫困和福利经济学,并提出“人文贫困”概念,论证:自从人类社会有了民主宪政,凡是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法治国家,都没有发生过饥荒。换言之,温饱不是人权的保证,反过来人权才是温饱的保证。

按说中国人已经温饱三十多年,是时候争取发展权和公民权了吧?中国不乏这样的人物,最优秀者都在“应该在的地方”(姜瑜语录),剩下的多在监控之中。赖有“饱学”建构了槽头兴旺的和谐社会,里头挤满吃饱的禽畜,“动物庄园”还会闹“群体事件”,和谐社会的禽畜只发出满足的呻吟,更讥笑别人妒嫉它们的幸福生活。

人无权利则无尊严,无尊严则无人格,吃饱了的畜牲还是畜牲九一一狂欢和对日本地震“热烈祝贺”,那是对别的族群。?对自己同胞呢就说眼前近事,药家鑫是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三年级学生,他开私家车去会女友,途中撞倒一辆摩托车,被撞的女性农民工抄下肇事车牌,药家鑫顿生杀心,不顾对方苦求,连插八刀后驾车逃离,却在别处再次撞伤路人,终被拦截。药家鑫被称为“八刀琴魔”(法医确认为六刀),如此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固然在别国也偶有所闻,关键在于后续故事 –

法庭开审,西安音乐学院出庭作证的学生,无不恳请宽恕药家鑫。这尚可理解,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群莘莘学子在微博发言,全数站在杀人犯那边,其中学生“李颖”居然写道:“我要是他(药家鑫),我也捅!”她指受害人“记车牌”是“不要脸”再联系到药家鑫被捕后供。称,因为被撞的摩托车主农村人,他怕对方难缠,才杀人灭口。作如是观,中国社会的分裂便呈现眼前,贫与富,城与乡,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宛如两个世界,他们之间没有爱只有恨。

被药家鑫手刃于道旁的村妇,起初有无籍此狮子大开口之心?确有可能。长期在社会不公下蜷曲的弱者,一旦有机会便本能地向整个社会讨还他们之所失,索偿的心理价位通常超额。“蜗居”里被强拆逼死的老太太,积其毕生在强权政体下生存的经验,谆谆告诫儿孙,此时不死缠烂打,更待何时。

鲁迅笔下的闰土,祥林嫂,华老栓,七斤,小D,王胡都有饭吃,至少生存权无虞,就连阿Q亦不过是赌输了或者没零工做时才饿上几顿,试问他们那一个是精神健全的?

“人文贫困”造成的心理残缺,对于穷人富人都一样。当人民的权利和尊严被剥夺,他们对手足同胞的权利也同样蔑视,对别国人民的生命尊严就更不在话下。药家鑫案只不过再次证明:吃饱的畜牲还是畜牲!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關鍵詞:搞,大搞,不搞

毛時代國力不濟,卻氣壯如牛,諸如“搞”、“抓”之類的關鍵字,很是“給力”。其後因革命過勞,漸見腎虧體虛,更要加大力度,升級為“大搞”、“狠抓”……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到了胡錦濤這代,關鍵詞是“不折騰”,吳邦國更開出清單:“六不搞”。至于第五代習近平,朝綱早定,叫做三不:“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那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也別多管我們的閑事。

看來“說不”真是本朝金科玉律,從搞到大搞再到不搞,聖朝國力益盛,但關鍵詞已從進攻性轉化為防衛性,畢竟時代變易,專制政體越來越難混了。再者躋身大國俱樂部不易,坐穩列強之席更難,做大佬要有相應的風范和責任。這次利比亞風雲,北京對安理會1970號決議投贊成票,實在勉為其難,誠然,卡達菲對天朝而言也不是好鳥,既和陳水扁有一腿,更兼卡達菲向西方服軟,交出核武資料,竟把從巴基斯坦買來的中文原子彈圖紙也繳了。及至卡達菲四面楚歌,北京落井下石固然可泄心頭之忿,但這張贊成票等於認可“人權高於主權”原則,也有悖於習近平的“三不”口訣。

其後安理會1973號決議,北京棄權而未否決,等於授人以柄,多國聯軍和阿拉伯聯盟憑藉聯合國尚方寶劍,出手修理卡達菲,北京猶豫了兩日始大夢初醒,速速把輿論導向調校過來,看來這次天朝外交部有人要當替罪羊了。

風馳雲走的阿拉伯之春,不但讓天朝手忙腳亂地擴充敏感詞庫,恐怕更要推敲一下關鍵詞了。譬如此前其他國家發生的顏色革命,無不算在美國及西方“煽動”、“顛覆”的賬上,但這次北非和中東突變,美國事前實在一頭霧水,就連比利亞反對派是些甚麼來路,都未弄清楚;此外,發生革命的穆斯林國家除了敘利亞和利比亞,全是西方鐵桿盟友。天朝用於解說天下大勢的舊式關鍵詞,看來行不通了。

話又說回來,美國也同樣陷入困窘,礙于財力拮據,美國朝野主流意見都不愿卷入利比亞亂局,卡達菲已不向西方叫板,只是殘暴對待本國人民,美國無力做全能世界警察,但要推諉大國責任,也有道義問題。過去美國袖手不干預盧旺達種族屠殺,導致一百幾十萬人死亡的人道災難;美國在索馬里死傷十幾個軍人,克林頓斷然撤退,且看今日索馬里是何景況。連中國納稅人都要捐輸軍費對付海盜,卻從未聽過愛國憤青感嘆:當初美國佬徹底綏靖索馬里就好了。

就算利比亞石油和法國、意大利很有關系,和英美卻無甚關系。美國不欲攬下利比亞這筆爛帳,但任由“絕不寬恕”的卡達菲殺入班加西屠城,這屆民主黨政府定將蒙污於史冊。奧巴馬執政以來的作為,筆者殊少佳評,但這次我確能體會到他的道德困境,打也被罵,不打也被罵,算來算去,還是要打。至於打到何種程度,只好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春詞(六首)

其一

春事紛繁恨隔籬,東風如刃裂春池。
一泓春水寒於刃,裁却春花弄影姿。

其二

磧西雲外一聲雞,戈甲巡城疾馬蹄。
十里春風無遁所,飄殘桃李不成蹊。

其三

信韁肥馬踏青時,試取吳鉤去醜枝。
聞道血漿堪入藥,歸來淨手復調絲。

其四

仙樂催花發上林,五陵年少自知音。
時人曰殺天應赦,今夕伯牙可碎琴。

其五

梁山早屬祝家莊,羽檄猶飛白虎堂。
惟魯聚文齊聚俠,盲詞村鼓涉興亡。

其六

車同軌日敕封侯,知有驛丞獻莫愁。
爭說茅山龍缩地,緹騎卻掩綠珠樓。

(寫於2011年春)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