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1

真人版——讓子彈飛

利比亞狂人卡達菲已是四面楚歌,風送茉莉花香,吹散了霸王項羽八千子弟兵,但英雄末路的項羽并不拉別人墊背,有虞姬和烏騅馬生死與共,足矣。怎似卡達菲讓子彈飛,進而讓炸彈飛,轟炸本國國土國民,殺XX萬人,維持XX年穩定!眼看眾叛親離,卡達菲守住那點殘山剩水,也要把獨裁進行到底,於是子彈、炸彈繼續飛……

便來說說“獨裁”和“專制”的區別,突尼斯、埃及、也門、巴林、利比亞列國,寡頭執政的年頭一個比一個長,倘無這輪“中東波”,他們顯然要賴在臺上死而后已,他們的家族及其裙帶已盤根錯節,捆綁和絞殺著整個國家;可能的話,獨裁者都會選擇子承父位或兄終弟及。伊拉克當無例外,反是小布殊成全了薩達姆,和卡達菲一樣,薩達姆讓子彈飛,不惜山河破碎,但他好歹也算對抗外敵,假使延至今時,他殺同族一定比卡達菲更狠,他的儲君兒子也一定比卡達菲的儲君兒子更無人性。所有這些都符合獨裁之特徵。

專制略有不同,尤其是中國特色的專制還真別致,它有“集體領導”和“有限任期制”,所以江澤民接受美國名嘴華萊士(Wallace)專訪,被問到是否獨裁者時,江斷然否認。其實江確非獨裁者,他是一個專制制度的代表。這種“中國特色”在某些方面有開明加威權的特徵,在更多方面它比傳統獨裁政權更可怕,因為它不是領袖的獨裁,也不是一小撮寡頭的獨裁,而是一個無所不在、無所不包的龐大組織領導下,施予無所不用其極的專制。它之強大、高效、全能,古往今來任何政黨都無法比擬,它是“超政黨”,是整個國家和全體人民的化身。哪怕“核心”也不能忤逆組織,趙紫陽不行,江澤民也不行,胡錦濤的“土地自由流轉”有損黨的整體利益,可以叫他收聲加上失憶,好像從來沒有過這回事;溫家寶空喊政改,組織讓他即時消音,果然舉國萬籟俱寂。任何人在組織面前都是一根微不足道的鴻毛。

然而最可怕的是,它不但自己占盡資源,還消滅一切異己社會力量,哪怕不反對它的力量,不滅掉也要最大限度弱化。於是中國一旦遭遇變局,人們就發現這爿聖朝焦土之上,只有繼續順從這頭巨獸抑或“讓中國混亂”兩種選擇。六四“讓子彈飛”正是此種邏輯,所以“歷史證明是正確的決定”。

八九民運時中國雖無有組織的社會力量,但人民至少有道德感、正義感之精神力量,否則豈能以血肉長城抵御數十萬圍城部隊?如今無所不在的黨寧可讓人民從精神道德上潰爛,甚麼假冒偽劣、坑蒙拐騙,那又如何?毒奶甚至已經徹底毀掉一個民族產業,那也不及永葆“基本制度”千秋萬代的延續那么重要。撼獨裁易,撼“中國特色”專制主義難!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阿拉伯之春和中國茉莉花

論證伊斯蘭文化最難接受普世價值的學者,有誰想到富庶的突尼斯率先發生茉莉花革命?有誰想到阿拉伯世界的泰山北斗埃及僅十八天就改朝換代?有誰想到利比亞狂人卡達菲會眾叛親離?一九八五年他對環球航空公司客機的恐怖襲擊,曾遭國際社會二十多年制裁,卻還不及現今利比亞人民振臂一呼。驀然回首,布殊用兵伊拉克實屬不智,否則延至今日,薩達姆焉能逃過“中東波”?

和傳統革命的人海旗林模式不一樣,大風起於青萍之末,那就是Facebook(臉書)、Google(谷歌)、 Twitter(推特)、YouTube(視頻)再加手機。以埃及為例,青年網民發起Facebook集會,“反對酷刑、貧困、腐敗和失業”。為避開示威禁令,他們穿黑衣(網民票選的顏色),不喊口號不持標語,甚至不列隊結陣,每人相隔五英尺,站到尼羅河岸一小時就散去。有八千網民表示要出席集會,他們全部用Google(谷歌)郵箱聯絡,谷歌系統不允許網警追蹤郵箱的電腦IP地址。他們成功了,這場虛擬的網上集會變成現實,和平示威像滾雪球,從無聲到有聲,網民挺進開羅貧民區呼吁,讓那些一輩子未上過網,甚至未摸過鍵盤的窮人也站出來。一場沒有領袖沒有政黨的革命發生了,歷史新頁就此揭開。

從周日之中國“茉莉花運動”遭遇,便可看出中共極權和動輒執政幾十年的阿拉伯獨裁者不同,Facebook、Google、 Twitter、YouTube在中國全部被禁,山寨版百度搜索、微博、優酷視頻網、QQ騰訊網都在嚴格監控之下。莫說已上街“散步”者,就是發帖說要參加的某律師,連門檻未出就已被狂毆和非法拘押。如今豈止“埃及”,轉眼“茉莉花”也成敏感詞,也就是說對著電腦轉轉念頭也不許!

當然中共終極法器是效忠於黨的軍隊,現時派飛機轟炸自己國土和國民的狂人卡達菲,也在電視上重弹六四經驗:“天安門事件發生時,坦克開進去絕非鬧著玩的,無論如何我將確保國家不會分裂。”“擋坦克者必死!中國的安定團結,比天安門廣場上的人命更重要!”此言一出,天朝為之氣結,真是哪壺不開提那壺!雖則如此,中共應做時一定照做,轟炸本國國土國民又怎样?畢竟比不上數十萬野戰軍包圍首都真槍實彈鎮壓平民的光輝戰例吧。

最後給港區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提供一組數據,突尼斯和埃及在阿里總統和穆巴拉克總統治下實現經濟持續增長,其中突尼斯國民平均收入比中國高三成,埃及國民收入和中國大陸相若;突尼斯過去三年的經濟增長率為百分之四點六、三以及三點四;埃及為百分之七點二、四點六以及五點三。它們出現統治合法性危機乃因長期專制和腐敗,而按中國的基尼系數,社會不公甚於突尼斯和埃及。按范太說辭“若中國政府真的倒臺,現時中國取得的經濟成就便會化為烏有,也無法在短期內建立強而有力的政府去領導,對中國不是好事。”范太這個尺度可以放到任何阿拉伯國家。在別國是好事,到了中國一定是壞事;如果在別國也不是好事,到了中國一定是壞得不能再壞的事——此乃中國國情。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東土之東(外一首)

東土之東

風雲變易繞周遭,敢為窮藩惜羽毛?

求劍何妨舟逆水,燒衣亦共子同袍。

膝前阿斗廢耶立,天下梟雄君與操。

唇齒邊庭多戰骨,空埋龍血在深壕。

茉莉花

朔漠禱聲連戍笳,西潮半勺只蒸沙。

胡楊堪繫胡駝驥,二月偏開五月花。

人面不知何處去,獅身猶剩片雲遮。

試觀明夜磧堆上,新月如鉤照別家。

(写於2011年早春)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一觞一咏

寧贈冤家,不予家奴

埃及親美的穆巴拉克遭民眾唾棄,美國也出聲“勸退”,哪似北韓傳璽給第三代嫡孫,天朝既不念啼饑號寒的北韓人民之感受,也不怕“嚴重傷害中國人民的民族感情”,硬是派政治局常委去朝賀。蘇聯東歐共產陣營已潰滅多年,北京至今未泯依依之情;其間東歐僅得兩個獨裁者下令向民眾開槍,羅馬尼亞壽西斯古反遭槍決,東德昂立克被審判下獄,北京对此二人至今不出惡聲。卻不知為何,中共在世界上就是沒有盟友,就連北韓金家政權也馴養不熟。

不過,北京打造了一個利益共同體,它居然是美國,不管關系如何奇特,中美確系一對歡喜冤家。八十年代中美蜜月期,列根總統名言句曰:“共產黨有好壞之分,中共是好的共產黨。”美國資金技術大舉援華,連解放軍米格戰機也分批送到美國,由美方幫助安裝電子設備。六四後蜜月期嘎然中止,尚未改裝完畢的中國戰機全部停工,中方索還飛機時,美方毫不通融地收取飛機庫費用。

殊不知鄧小平南巡之後,中國特色國家資本主義的膨胀和昌榮,令美國財團和華爾街資本從中國低工資、低地價、低人權、低環保的高速發展中攫取巨大收益,那些廉價血汗產品源源不斷涌入美國,雖加速美國制造業空心化,卻可使寅吃卯糧的美國人生活質量并無下降,大家缺乏危機感,直至金融海嘯爆發,才驚覺美國經濟金融出了大問題。這時中國動輒數百億美元的大訂單又陸續送到,美國越來越和中國唇齒相依了。

天朝一邊堅決對抗西方價值,一邊不惜損害本國百姓,對西方特別是美國作利益輸送,從而把中美經濟嫁接為奇異的利益共同體。如胡錦濤最近訪美所言,美國在華企業賺錢的超過七成,其高盈利低風險遠勝於美國本土。美國財團和中國權貴資本坐地分肥,得不到合理分配的是中國老百姓。埃及革命的起因是貪腐嚴重,貧富不均,大量貧民每天僅得二至四美元收入。可知中國政府新近劃定的貧窮線是年收入一千五百元人民幣,折合一天約半美元,倘若按世界銀行劃出的每天二美元的貧窮線標準,中國有幾多貧民?

這種天朝發展模式及其價值正在向世界擴張。僅舉一個花絮,這次胡奧峰會之前,美方洽商懇請執政八年多未開過記者會的胡錦濤和奧巴馬一起回答記者提問,中方勉強應承,條件是只能回答四個問題,新華社記者分去一半,剩下兩個記者的提問也要事先報給中方“政審”,這就是中國特色向世界挺進之一例。香港當然首當其衝,這座過去依賴自由經濟而繁榮的國際商埠,忽然發現依傍大陸權貴坐地分肥,賺錢更快更易更多。香港八〇後變為憤怒青年,亦因找不到社會公平,看不到人生出路。

感慨之余,念及去年春筆者寫過一首《世博》:“鎦銀斛斗量脂膏,肯為蒼生拔一毛?寧向海涯輸玉帛,更教黎庶仰風騷。東吳粉黛魚沉澗,戈壁草泥馬臥槽。從此諸蠻賓上國,紛紛降漢不降曹。”(註:世博會中國舘為古代量具斛斗造型。)驀然回首,彷彿一語成讖!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四大美人和四大無恥

中國古典四大美人,西施是浙江諸暨人,魚兒看見她都驚為天人,忘記擺尾搖鰭而沉到水底,故稱“沉魚”;王昭君是湖北香溪人,她琵琶別抱,出塞和親,連大雁都落到她身邊,故稱“落雁”;貂蟬是山西忻州人,義父王允形容月亮都比不過她,羞得躲到云朵後面,故稱“閉月”;楊玉環是山西蒲州人,宮娥說花兒看見她都斂起花瓣,故稱“羞花”。如此數來,四大美人山西占了兩席。或有論者曰,楊玉環祖籍是四川都江堰,若這般考證,王昭君故里曾屬蜀國,那么四大美人蜀人占了兩席。

若問“四大無恥”,首席是郭沫若,其他三席有爭議,從略。皆因彼時無恥之徒多不勝數,誰比誰更無恥真的難說,但無德無行的郭沫若穩坐首席,當無異議。今逢世態炎涼,何謂品行,其標尺刻度更大大下降,時下在網上榮膺新“四大無恥”者,計有余秋雨、王兆山、阮次山和李敖。筆者卻覺得,網民有失偏頗。李敖前半生以一枝筆獨力對抗國民黨獨裁統治,縱使綠島鐵窗亦鎖不住自由之精神。奈何臺灣民主轉型,天下頓失迫害他的敵人,藍綠兩營你愛罵誰就罵誰,既無彩聲也無回應,這實在敗興。李敖“荷戟獨彷徨”,遂轉戰大陸,終于發現了威權主義和獨裁統治也有妙不可言之處,這大抵和“中國人需要被管”是一個意思,即便缺失恥感,也遠排不上“四大無恥”之列,更何況按胡適所言“爭你個人的自由,就是為國家爭自由。”李敖畢其前半生已經為臺灣爭得了榮光,其余不足論矣。

至于余秋雨、王兆山、阮次山,誰比誰更無恥,實在難分伯仲,他們有個共同點,是李敖不會有的,即心理殘障——缺了人類最起碼的同情心,中國同胞的生命尊貴和基本權利都抵不上黨的利益。聯想到大陸官員名句“你要為黨說話,還是為老百姓說話。”這三人都是為黨說話而漠視百姓生死之典型。其中“做鬼也幸福”的王兆山和指香港人質被殺係“小題大做”的阮次山最為赤裸裸,“含淚勸告災民”不要破壞“動人氣氛”的余秋雨則至為虛偽。我看過梁文道一文,提到余秋雨犯眾怒後,竟狂刪個人網頁上斥責他的留言,卻“創作”出無數支持自己的留言。單憑這份無恥,他可穩居首席。

卻念及四大美人當中晉人(或蜀人)占兩席,四大無恥中被鳳凰衛視羅致門下的竟有三個——哦,不對,是兩個(余、阮),真是奇觀!鳳凰衛視有良知的優秀人才很不少,大陸作家王朔盛贊的氣質美女曾子墨就是其一,王朔閱女無數,我認同他的意見,卻要增補一位陳曉楠,我是看過她主持的幾集《冷暖人生》才發現的,她面對底層疾苦和社會不義時泛出的淚光,絕不是余秋雨式的“含淚勸告”,而是發自肺腑,在這個金粉盛世,她內心深處仍堅守著一爿干凈的地方。

然而時勢如斯,道德良心日漸稀缺,不管阿貓阿狗,只要放下矜持,拋卻廉恥,便能順應潮流,左右逢源,因為他們寄身的就是一個無恥的時代。(2010/09/15)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換湯、換藥、換代

溫家寶紀念胡耀邦,行文並非社論式文獻式,亦非胡錦濤「既要」和「也要」「既不」和「也不」的四平八穩式,而是一篇個人回憶。溫要傳遞甚麼信息?胡錦濤也曾想紀念胡耀邦,但事到臨頭他託故離開北京,紀念活動降格為「座談會」,官媒輯錄的發言無關痛癢。其間又有何奧秘?
這證明了中共雖缺乏黨內民主,卻是有黨內制衡的。然而沒有黨內民主的制衡到底是甚麼遊戲規則?要拆解中南海魔方,就要從鄧小平說起──文革甫結束,歷盡劫波的黨內諸公創鉅痛深,鄧小平為了避免一人凌駕於全黨之上的噩夢重演,便提出政治局常委由黨內選舉,中央不提候選人,得票前七名當選。但高層諸多聲音反對,連當時一言九鼎的鄧小平都無法擺平,遂作罷。
及至中共十三大前夕,趙紫陽建議「輪值制」,就是不再設總書記,由政治局常委輪流擔任半年主席,這比起鄧小平最初的政改設想還要保守溫和得多。然而此一時彼一時也,畢竟文革已矣,枯木逢春,外患消弭,西方世界對中國的變化一片讚揚和鼎力支持,本來此際正是政治改革的時機,但越是社稷向榮,鄧小平越是失去政改的意願。既然換湯可以令舊的體制益壽延年,又何必換藥?
風雲突變,六四舉世震驚,中共自己也猶如五雷轟頂。六四屠殺已經證明,專制政權面臨多種政治抉擇時,通常作出最壞的決策,對六四的反思亦如是,中共放棄黨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三足鼎立的分權制,重新集大權於一身,甚麼差額選舉,甚麼輪值制,再也休提。但鄧小平以「隔代指定」來取消終身制,政治局常委對重大問題以舉手多寡來議決,此種權力制衡不以黨內民主為基礎,卻算是又一次換湯。
到了江澤民一朝,他當然不會也不敢換藥,熬到所有元老都騎鶴歸西,他不事聲張地加了一味藥引子──規定政治局常委之間不得私下串門,電話要記錄,登門先備案。當年秘密逮捕「四人幫」,以及八九民運時黨內軍內高級幹部聯名反對鎮壓,此等謀國忠良已不復見。
又到胡溫臨朝,豈止不能換藥,連換湯都做不到了。二十年來,專制權力與利益的交配,已生出一個碩大無朋的連體怪獸,簪纓世族、新貴、地方諸侯、基層貪官污吏形成天羅地網。按晚年趙紫陽對胡溫的評價,他們都是「明白人」。但胡溫數度嘗試換湯,都難越雷池半步。溫家寶近期言行頗為「出位」,卻充滿悲情,譬如說到爭取社會公平正義「雖九死而未悔」。其實朱鎔基當年也拍過胸脯,誓言抬着棺材去懲治貪官,喚來彩聲滿堂。驀回首,斯人斯言安在?
中國老百姓很善良,很能忍耐,也富於幻想,本朝還有三年就換代了,天下會換湯換藥嗎?(2010/5/27)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

不是猛蟲不過江

不是猛蟲不過江,成龍做慣「帶頭大哥」,素來想人所未想,言人所未言。譬如反三俗,成龍早就反了,為捍衞某藝人背部的貞潔,他帶頭遊行反三俗。及至某藝人其他部位纖毫畢現,面對來勢洶湧的三俗淫照,成龍卻人間蒸發,原來他去閉關修煉,冥思苦索人世間的真諦,終於有重大發現─「中國人是需要管的」。
這回遙望馬尼拉的血肉屠場,成龍再獻金句:「如果菲警一開始就擊斃綁匪,人們會問為何不談判;如果警方談判,人們會問為甚麼不即時擊斃綁匪。」其實也可引伸為:「阿X背部被三俗時,人們會想入非非,聯想到前半身;當她前面被三俗時,人們會質問,為何不只拍背部,好留下一點遐想。」無論如何,成龍金句和菲律賓總統曖昧詭異、「代表憤怒」的笑容一樣,給了香港人難以磨滅的印象。
孖寶之另一活寶,是鳳凰衛視時事評論員阮次山,他聲稱,菲律賓政府沒有責任;曾特首不該致電菲國總統,因為資格不夠;胡錦濤有資格但不可能打,那是「小題大做」。只緣鳳凰衛視在香港乏人問津,街坊皆不識此公是何許人也,故而對他的讕言,內地同胞比港人更為憤怒。
欲知阮次山是誰,國內早有網謠:「護照是美國人,姓名像越南人,長相像日本人,說話像黨的人。」阮氏早就是鳳凰衛視的票房毒藥,卻不知為何還養着此人,電視台僅為收視率着想,也該讓他捲鋪蓋了。平心而論,鳳凰衛視的一些節目給專制鐵屋「鑿壁偷光」,送進幾縷新鮮空氣,也給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提供了說話的地方。說到它的時事評論節目最倒胃口,但如同央視老百姓最不愛看的節目,卻有某部門偏要看,或稱「高度關注」。作如是觀,鳳凰衛視養着阮氏自有道理。
阮氏和成龍都犯了同樣錯誤,即擦鞋太用力,污及東家襪子。成龍「中國人是需要管的」此語,涉嫌洩露國家機密,那正是天朝治國御民的核心理念,但不能道破,因為政治正確的說法是「人民當家作主」。至於阮氏更涉嫌兩項重罪─「煽動」和「惡毒攻擊」,曾特首致電菲總統無果,原來胡錦濤才有資格打電話,這一來就引導很不「情緒穩定」的港人把矛頭指向中央政府;而胡「不可能」打電話,事實上他無意「小題大做」,真的沒有打。港人原本沒想到這層,阮氏哪壺不開提那壺,豈非「惡毒攻擊」?
經此一遭,阮氏大概真要捲鋪蓋了,他是回美國、日本還是越南?我看最合適他的歸隱之地還是中國大陸。儘管大陸有原教旨毛派圍堵追截歷史教師袁騰飛,有「反滿」憤青掌摑滿族作家閻崇年,新近又有暴徒襲擊學術打假的方舟子,但愛黨愛國者從未遇襲,看來此間正是阮氏散髮(他好像沒有幾根頭髮)弄舟、東籬採菊的好去處。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