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0

李鵬日記讀後感

李鵬日記面世,坊間衆説紛紜,其間多指李鵬欲推卸六四罪責,洗脫歷史恥辱。殊不知外間竟是大大表錯情了,用心善良者判斷事物,總是一廂情願地從基本是非觀、善惡觀的人類良知出發,但李鵬不是他們的同類,他完全沒有這種價值觀。

我看了李鵬日記主要篇章,他沒有絲毫負罪感,志在表功。恕我眼拙,委實看不出他有“推卸責任”之嫌,而將六四鎮壓視爲共產黨人的使命感。他在書中反復使用現時中共已淡化的“暴亂”二字,六四“平暴”既係責無旁貸,自不存在“推卸”之說。這部日記的主旨就是我李鵬披肝瀝膽,力挽狂瀾,即便殺人於市又怎地?非但必須殺,而且他們就是該殺!

如果說李鵬確有不忿和委曲之處,一是指斥黨内居然有人反對至少不支持鎮壓,這些人才有“歷史罪責”;二是看不順眼曾經和他共同定性八九民運為“動亂”以及六四“平暴”的同僚,居然事後閃爍其詞,是他們在推卸責任,而非我李鵬。

於是李鵬日記另一重要副綫就是攪屎、分屎和潑屎,他一再強調鄧小平的英明決斷,其實並無推諉於老爺子之意,他的頌揚是真誠的,頂多有點不良居心,就是塞住鄧家後人之嘴。李鵬進而在書中羅列陳雲等一批元老的中流砥柱作用,至於楊尚昆對蔣彥永醫生的六四反思,未嘗不是發自肺腑,但李鵬日記把楊五花大綁,難有超生之望矣。被李鵬拴在同一條繩上的螞蚱,還有第三代的喬石、李瑞環、宋平、尉健行、江澤民,以及第四代的胡錦濤、溫家寳;甚至於萬里委員長,他接到全國人大和中共中央兩份完全相反的電報,他做出“正確選擇”,按照中央指示,不回國而繼續訪美行程。總而言之,大家全都脫不了干系,有這鐵證,哪怕傳到第五第六第N代,也休想把天翻過來。

李鵬認定六四“平暴”是偉光正共產黨的豐功偉績,自己在其中也建立了殊勳,這功勞他不打算獨吞。至於有人將之視爲本黨揩不乾淨的屎,那麽好吧,李鵬就來奮力攪屎、分屎、潑屎,他把六四當做流芳百世的榮耀,你們居然當作自己的尷尬和黨的污垢,我就當“屎”不讓,分“屎”同味,試問誰洗得掉遺臭萬年的那股屎味?

李鵬日記從頭到尾對趙紫陽抱有刻骨仇恨,但他的書卻證實了趙紫陽回憶錄記敍脈絡的真確性,只不過看待同樣的事情,兩人卻持有截然不同的立場,對人民的訴求,對生命的價值,兩人的取捨,誰更代表黨的根本利益和至高原則,我同意,李鵬才是黨忠誠的孫子。(寫於2010/6/15)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眼底風濤